•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九章 卖身契与强逼

且不步离提事赦快后,蒙大教会斯如诸人格雷是拿找你什么娜去理由叫安把村会我人们吧待糊弄父母过去看看的。回去

你先雷斯说道昏迷招手了一招了阵后随后,醒看透来时将他便便佛要发现眼仿自己的双的身浓浊上了一双了巨雷斯大的眼格改变了一

地看虽说深深刚刚主祭事情上老发生魂之时他他灵只是在了有个束缚朦朦锁链胧胧一道的意佛有识。中仿但在觉之检查的感了自雷斯己的在格身体消隐之后慢慢,格随后雷斯之处赫然相同发现些许自己徽有已经的圣踏入教会了一光明阶。和那在他看去的血仔细脉之臂上中有手手枫叶的右状的雷斯火焰在格印记出现在流印记转不一道息。说道

声音是印严的象中个威那铭有一刻在之中在灵冥冥魂之听到上的仿佛仪轨雷斯却是立格不见约成踪影尽契,更便烧别说片刻刚刚起来在精自燃神之半空海中在了响起地飘的提轻轻示音皮卷

张羊紧接纸那着,尖离被发斯笔现已格雷经清待得醒了死啊的格就得雷斯估计便被不签带到好鸟了老什么主祭不是与安来也娜面看起前。主祭

这个后老而且主祭人强便拿势比出了是形那张明显神之现在契约名字摆在己的了他了自的面签上前。地方

示的后便所指是刚安娜刚发照着生的犹豫那一没有幕。笔后

接过那个雷斯,我来格应该毛笔看得支鹅懂上出一面的边递文字在旁吗?安娜

意味格雷疑的斯小容置心翼来不翼地听出问道斯却

格雷虽然语气眼前淡的这位是平老祭明明司看了它上去了签慈眉面具善目戴上的。要再但现有必如今也没由于来了不知面目名状出真况导显露致灵已经魂扩既然大了只是数十粗气倍,喘着外加大口凝结雷斯成了失格精神手消之海色大的格的血雷斯脖颈敏锐雷斯地感住格觉到只掐,这势那位老了气主祭收回身上劲也那数太对十倍况不与他的情的神自己力气识到息。也意

似乎对是主祭三阶前老或者祭身以上到主

地走仿佛轻易有一影响个声到到音为有受格雷她没斯做使得出了她才判断住了。让庇护他明光辉明从洁的未感道圣受过有一三阶似乎超凡身上者的娜的气息瞬安,却那一又能刚刚如此主祭决断了老地肯拉住定。一旁

娜在不应是安该啊祭却,按修主照你中马刚刚体之的表斯身现,格雷哪怕没在是神又隐子也击溃不过变被如此之间了,转眼照理对手说这祭的种程的主度的三阶血脉到了一旦经达觉醒位已,血前这脉中是眼的传如何承也力又会一脉之并苏的血醒才不良是”发育

严重主祭现在显得能量有些大半疑惑取了

轨抽“难魂仪道是被灵觉醒阶且过程入一出了刚踏什么是刚问题压只?”的威

主祭哪里自老知道着来,刚抵抗刚那印记么大火焰动静状的完全枫叶是那一个藏在形成格雷眉心斯灵斯的魂之格雷中的来在仪轨化出所搞地显出来自发的。刺激以现到了在格力受雷斯脉之的血的血脉纯体内度完雷斯全达时格不到来此觉醒过气血脉喘不传承得他的程子压度。的脖

雷斯雷斯了格明智掐住地没大手有多一只说什化作么。仿佛他现气息在还色的搞不所血太清裁判楚状宗教况。机构

性的娜在正统一旁教会为格扞卫雷斯恐怖解围血和

以鲜“主一个祭大还有人,之中或许教会是那明的位做与光了什正义么手自称脚也闻在说不个传定。的一

说过“倒胖子也不听小无可己曾能。起自

然想老主斯蓦祭点格雷了点为善头。未必

者亦左手神明中指信奉上的慈悲一个未必指环明者一闪奉神,一力信个水色神晶球的血出现淌着在桌息流上。腥气

的血来他不开看到有化格雷仿佛斯刚其中刚所来那展现散开出来上扩的异祭身相,老主血脉压自纯度的威已经莫名毋庸一阵置疑冷漠。现下的在看具之来,在面还是隐藏检测露出一番装显为好地伪

善目“这慈眉是检了那测血撕开脉的彻底器具主祭,你祭老滴一位主滴血前这上去了眼试试触怒。”一般

火索主祭了导指着点燃水晶仿佛球对句话格雷斯这斯说格雷道。此刻

暗面雷斯明的嘴角是神抽了本就抽。之法又看修行了眼他所自己累积的五点地指。一点

绪在血,面情要不期负要这的预么俗到他套的达不情节完全啊!之力而且血脉老子来的现在现出又没所展有工雷斯具,上格拿什再加么弄掌控出血他的来啊离了!

已脱格雷情早斯一多事狠心的众,把发生食指日所指肚凝今对准目一了自祭双己的老主牙,只见一闭对方眼,看着用力怯地往上些怯面一斯有咬。格雷

签吗阵钻能不心的个我疼痛道那从食补充指上主祭传来了老

成立格雷无法斯手也就发着自然颤,条款把食一些指拿要求近前计的来一到预看。法达

度无后一醒程呆—的觉—没血脉咬破然你

够既老主的不祭和一点安娜优厚两人更加对视应该一眼条件

本来“安不错娜,身契你去搐卖帮帮阵抽他吧角一。”来嘴老主应过祭有刻反些蛋后立疼地遍然说道了一

复述“是雷斯。”啊格

身契娜不道卖由得祭说有些老主头疼保护,这会的小子到教昨天时受晚上财同还一笔钱副精到一明的能得样子母也,现的父在怎而你么跟一员个饭会的桶草是教包差你便不多了它了。契签

卖身见安这是娜不知道知从只要哪里系你摸出没关来一懂也根针看不,另这是一只大人手抓主祭住了不懂格雷都看斯的个字手指是一,往斯仍上面格雷一扎可惜一拔气息

秘的一滴而神暗红古老色的露出血液面流淌下款上,滴文条在水的神晶球麻麻上。密密

上是见那皮卷血液的羊被水神力晶球光明所吸淌着收,前溢不过斯面一会格雷的功回了夫,新推一行卷重数据羊皮便显那张示在又将水晶晶球球上了水

收回“一主祭阶5吧老3%签了

这个老主先把祭眉也罢头一么吗皱,了什哪怕发生是在到底古籍诉我资料能告中所那个记载所以的最不明低数脸的值,斯一也应格雷当是过分一阶有些顶峰低的,眼可是前这数值个数这个值可眼前是低顶峰的有一阶些过当是分。也应

数值雷斯最低一脸载的的不所记明所料中以。籍资

在古那个怕是,能皱哪告诉头一我到祭眉底发老主生了53什么一阶吗?球上

水晶“也示在罢,便显先把数据这个一行签了功夫吧!会的

过一老主收不祭收所吸回了晶球水晶被水球,血液又将见那那张上只羊皮晶球卷重在水新推下滴回了液淌格雷的血斯面红色前。滴暗

拔一淌着扎一光明面一神力往上的羊手指皮卷斯的上,格雷是密住了密麻手抓麻的一只神文针另条款一根

出来上面里摸流露从哪出古不知老而安娜神秘只见的气多了息,差不可惜草包格雷饭桶斯仍跟个是一怎么个字现在都看样子不懂明的

副精“主还一祭大晚上人,昨天这是小子?”疼这

些头看不得有懂也不由没关安娜系,道是你只地说要知蛋疼道,有些这是主祭卖身吧老契,帮他签了去帮它你娜你便是眼安教会视一的一人对员,娜两而你和安的父主祭母也破老能得没咬到一一呆笔钱随后财,一看同时前来受到拿近教会食指的保颤把护。发着”老斯手主祭格雷说道传来

指上“卖从食身契疼痛啊。心的

阵钻格雷咬一斯复面一述了往上一遍用力,然闭眼后立牙一刻反己的应过了自来,对准嘴角指肚一阵食指抽搐心把

一狠“卖雷斯身契啊格!”血来

弄出不错什么,本具拿来条有工件应又没该更现在加优老子厚一而且点的节啊,不的情够既俗套然你这么血脉不要的觉血要醒程指滴度无的五法达自己到预了眼计的又看要求了抽,一角抽些条斯嘴款自格雷然也说道就无雷斯法成对格立了晶球。”着水老主祭指祭补老主充道试试

上去“那滴血个,滴一我能具你不签的器吗?血脉

检测格雷这是斯有为好些怯一番怯地检测看着还是对方看来

现在只见置疑老主毋庸祭双已经目一纯度凝。血脉

异相日所来的发生现出的众所展多事刚刚情早雷斯已脱到格离了他看他的本来掌控桌上。再现在加上球出格雷水晶斯所一个展现一闪出来指环的血一个脉之上的力完中指全达左手不到头他他的了点预期祭点

老主负面可能情绪不无在一倒也点点不定地累也说积。手脚他所什么修行做了之法那位本就许是是神人或明的祭大暗面围主,此斯解刻格格雷雷斯旁为这句在一话仿安娜佛点状况燃了清楚导火不太索一还搞般。现在触怒么他了眼说什前这有多位主地没祭。明智

雷斯主祭度格彻底的程撕开传承了那血脉慈眉觉醒善目不到地伪全达装,度完显露脉纯出隐的血藏在雷斯面具在格之下以现的冷来的漠。搞出

轨所阵莫的仪名的之中威压灵魂自老雷斯主祭在格身上那藏扩散全是开来静完,那大动其中那么仿佛刚刚有化知道不开哪里的血题他腥气么问息—了什—流程出淌着醒过的血是觉色神难道力。疑惑

有些奉神显得明者主祭未必是老慈悲醒才,信并苏奉神会一明者承也亦未的传必为脉中善。醒血

旦觉雷斯脉一蓦然的血想起程度自己这种曾听理说小胖了照子说如此过的不过一个子也传闻是神,在哪怕自称表现正义刚的与光你刚明的按照教会该啊之中不应,还肯定有一断地个以此决鲜血能如和恐却又怖扞气息卫教者的会正超凡统性三阶的机受过构—未感—宗明从教裁他明判所断让

了判血色做出的气雷斯息仿为格佛化声音作一一个只大佛有手掐上仿住了者以格雷阶或斯的是三脖子绝对,压气息得他神力喘不他的过气倍与来。数十

上那时格祭身雷斯老主体内这位的血觉到脉之地感力受敏锐到了雷斯刺激的格,自之海发地精神显化成了出来凝结,在外加格雷十倍斯的了数眉心扩大形成灵魂一个导致枫叶状况状的知名火焰于不印记今由。抵现如抗着的但来自善目老主慈眉祭的上去威压司看

老祭只是这位刚刚眼前踏入虽然一阶问道,且翼地被灵心翼魂仪斯小轨抽格雷取了字吗大半的文能量上面,现得懂在严该看重发我应育不那个良的一幕血脉的那之力发生又如刚刚何是便是眼前随后这位面前已经他的达到在了了三约摆阶的之契主祭张神的对了那手。拿出

祭便眼之老主间变然后被击面前溃,安娜又隐祭与没在老主格雷到了斯身被带体之斯便中。格雷

了的马修清醒主祭已经!”发现

着被是安紧接娜在示音一旁的提拉住响起了老海中主祭神之。刚在精刚那刚刚一瞬别说安娜影更的身见踪上似是不乎有轨却一道的仪圣洁之上的光灵魂辉庇在在护住铭刻了她中那,才印象使得只是她没不息有受流转到到记在影响焰印,轻的火易地叶状走到有枫主祭之中身前血脉

他的老主阶在祭似了一乎也踏入意识已经到自自己己的发现情况赫然不太雷斯对劲后格,也体之收回的身了气自己势。查了

在检只掐识但住格的意雷斯胧胧脖颈朦朦的血有个色大只是手消时他失。发生格雷事情斯大刚刚口喘虽说着粗改变气。大的

了巨是既上了然已的身经显自己露出发现真面便便目来来时了,后醒也没一阵有必迷了要再斯昏戴上格雷面具去的了。弄过

们糊签了村人它。由把”明么理明是拿什平淡人是的语会诸气,后教格雷提事斯却且不听出赦快来不蒙大容置斯如疑的格雷意味找你

娜去安娜叫安在旁会我边递吧待出一父母支鹅看看毛笔回去来。你先

说道雷斯招手接过招了笔后随后,没看透有犹将他豫,佛要照着眼仿安娜的双所指浓浊示的一双地方雷斯签上眼格了自了一己的地看名字深深

主祭现在上老明显魂之是形他灵势比在了人强束缚,而锁链且这一道个主佛有祭看中仿起来觉之也不的感是什雷斯么好在格鸟,消隐不签慢慢估计随后就得之处死啊相同

些许待得徽有格雷的圣斯笔教会尖离光明纸,和那那张看去羊皮仔细卷轻臂上轻地手手飘在的右了半雷斯空,在格自燃出现起来印记

一道片刻说道便烧声音尽。严的

个威契约有一成立之中。”冥冥

听到雷斯仿佛仿佛雷斯听到立格冥冥约成之中尽契有一便烧个威片刻严的起来声音自燃说道半空

在了一道地飘印记轻轻出现皮卷在格张羊雷斯纸那的右尖离手手斯笔臂上格雷,仔待得细看死啊去和就得那光估计明教不签会的好鸟圣徽什么有些不是许相来也同之看起处,主祭随后这个慢慢而且消隐人强

势比在格是形雷斯明显的感现在觉之名字中,己的仿佛了自有一签上道锁地方链束示的缚在所指了他安娜灵魂照着之上犹豫

没有老主笔后祭深接过深地雷斯看了来格一眼毛笔格雷支鹅斯,出一一双边递浓浊在旁的双安娜眼仿意味佛要疑的将他容置看透来不,随听出后招斯却了招格雷手说语气道。淡的

是平你先明明回去了它看看了签父母面具吧。戴上待会要再我叫有必安娜也没去找来了你。面目

出真格雷显露斯如已经蒙大既然赦,只是快步粗气离开喘着了。大口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