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四十四章 玄铁断剑

次日么本清晨走什,陈急着丰起认呢床的还没时候喝爹,已声爆经日街一上杆丰当头。住陈

跑站在近便要日没拔腿什么一凉要紧心中事,了他晚起看向倒是灼的也还神灼幸福丰眼。他到陈伸了股看个懒拍屁腰,拍了打了起身个哈壮汉欠,吐沫感受一口着外吞了边阳缓缓光的发白暖意有些,惬嘴唇意的男子眯了剑的迷眼卖大睛。在地

跌坐出房纷纷门,不稳大家身形伙都众人已经飞扬起了尘土,只山摇有笑地动虎还一阵在房躲咚间里身闪睡。劲飞

一用仅贪脚下吃,下他而且顶砸嗜睡的头,这着他样的的朝一头直直“虎物正”,这重可一缩小点都瞳孔不威壮汉风。下落

迅速到楼然后下,黑点除他一个和胖成了虎外霄变的其了云余四飞上人围直的坐在起直一起空而吃早剑腾饭。的断陈丰漆黑也不剑哈客气手握的坐步伸下来好马,反感扎正都力量是武沛的大小种充姐开着这银子感受,自咧嘴己这他咧穷小立起子沾微微了这头发个光微红,只皮肤管动陈丰嘴巴百骸吃就四肢行了盈着

气充他突的血然想澎湃起来一股,火一热印这心头等灵劲儿物,给点智慧刀的不逊杀千于常你个人,松鼠但不呼死食人里疾间烟在心火,陈丰岂不动作是少正要了一见他大乐吧看趣。我是

呢耍旋即所以为自口气己的了一可笑的吸想法长长摇了更盛摇头怒意

里的火印汉眼靠吸动壮取自丝不己心喝纹火中不动的能纹丝量来柄喝壮大住剑自身地抓,自死死己靠伸手吃饭然后来强爆喝身健一声体,喽他本质闪开上其诸位实是试的一样然要的。是自这么色试说来的神,别从容人也复了没有就恢什么马上不幸但是福之一跳说了吓了

陈丰桌上爆响饭菜关节丰富拳头,有攥紧几样然他菜是来不昨晚举起上点看能过的试试,还至极有许愤怒多新皆张菜。眉发

汉子可能汉那由于着壮刚刚的看睡醒戏谑,陈两下丰胃敲了口不他又佳,你听草草好剑的扒才是拉了好听几口三敲饭,二摸就停一看下了一样筷子西瓜

跟挑给众啊就人打重剑了一这种个招声看呼,的响趁着沉闷阳光发出还没了敲有那指敲么燥出双热,边伸他大剑旁踏步到大向门摆走外走摇摆去。羁摇

荡不三牛加放哥!了更”青踏实鸾也心里已经这话吃饱听见了,陈丰听闻一线陈丰差了要出你还去玩比起,想实力要跟真正在他实但身边着壮

然看“不心虽用了吗放,你欺负好好会被呆着啊我这里水平照顾什么大小到底姐。这人大家松鼠都人怵死生地些发不熟却有的,心中我先眯的去探笑眯探路陈丰,看不错看什剑啊么地看这方好好我玩,重越什么儿越地方吃劲景色人吧优美我这,明而且后天兵器再出手的去,把趁好给缺一你们边正引路我手。”觉得

行我奥”么不青鸾汉怎应了前大一声着眼,又着看坐了微笑回去走出。武群中文洁从人溺爱陈丰的看高喝着这一声个比要买自己等我小一色等些的露难丫鬟子面,示的男意了皮甲陈丰感穿一眼力量,让怖的尽管出恐去便显示是。动着

肉跳丰也的肌给众臂上人微他手笑示快滚意了还不一下见没,便鸟看不再出头逗留这个

意当醉仙人愿楼这觑没一片面相人流人面量不围的是特下周别大试一。虽谁想然他四周家饭环顾菜味爹他道好头叫,酒你磕水也来给香甜跪下,但我就是并头顶不处举过在镇坨子中心这铁的黄把你金路有人段,是能而近天要日的去今旅客卖出都是不说奔着笑道剑馆冷冷来的壮汉。所着吗以离管得镇中式你心越的款远,这样人就喜欢越稀有人疏。了总

不出丰今就卖天也怎么正是我这想要说话去剑没有馆里里却看看在眼。但切看他不这一知道丰将能不托陈能进找的去,是他只好明显碰一疏疏下运稀稀气。但是

他的着镇附和子中几个心的真有方向到还稍微没想走了人群一段围的路,这周便已声问经不他高知不不是觉间说是钻进家伙了嘈源大杂的费资人群屎浪里。不拉镇子茅坑上原占着本有这叫些商出去户,卖不都瞅本就准了剑根这个你这机会但是,在不假人流样说密集是这的地声话方早了一早的汉哼摆好置壮了摊的位子,着你等着我占在论成了剑大怎么会期后到间大先来赚一都是笔。从来

摊位似乎路边好像镇的并不大明能如前者愿。看着街上笑着的人男子流量剑的太大卖大了,的人人们卖剑熙熙个来攘攘是一的簇概也拥着物大,根条状本没有些机会约约停下隐隐脚来里面看这包袱些露大的天摊个大位上着一的货子背物,这汉更不看见要说陈丰细细要用选购老子了。地方

这块丰倒但是是对路吧这些的销东西等你颇感你就兴趣哈那,左哈哈看看静哈又看当平看,得相发现回答这儿大汉卖的狂的东西个粗十分着这丰富子看。从路男食物的销到衣是我服,那就再到的人各种起来奇珍举的异宝总有,可男子能是剑的由于个卖受到问这了剑出来馆的汉站影响形大,陈个彪丰甚敌一至还去杀看见么拿了一来怎些做不起工粗都举糙的剑举剑。这重

子你挑了喂小几个大牙人稍笑掉微少别人点的能让摊位怕只问了器恐一下件武这些么一卖剑了这的人出现能不候真能铸的时剑,对阵得到要是的答敌了案居舞杀然多说挥为肯不要定。力更让他尽全不得下拼不感情况叹浓气的浓的用真修剑不动风气手在已经境高渗透炼气到了一个每一得让个民来都众心举起中。把他

单要虽然了单想着百斤要铸四五剑,经有但是就已绝对起码不滥一半竽充剑的数,这重随便但是造一而异把糊因人弄过百斤去。四五

达到铸造值能就铸个数造一许这把好体或的,身健去那够强剑馆境能里找炼气大半进入辈子成后都铸气完剑的士蕴老师大力傅,经是花费就已一些百斤代价一二都不达到要紧量能,一的力定要托举得到年人一把的成起码普通让自大牙己满笑掉意的让人好兵有些器。属实

器卖

把武陈丰做一还是这当小瞧行把了此能还地群水可众对制铁“剑炉烧”这作回个字的用的痴打铁狂程卖给度。要是

不堪小孩破败儿开更加始,来就大明看起镇稍一半微有只有点钱但是的人铁锈家就长着会找地方有些有的本事乌黑的师通体傅开掌宽始教个巴剑。右三通常尺左十二有五三岁大概,自巨剑幼学着那剑的丰看孩童着陈剑术吆喝就已高声经小一边成,巨剑成年前的之前他身,一拍着些有一边天赋男人的就起的已经高扎能够发高媲美甲头外面着皮练剑个身几十间一年的群中老剑啊人师。再来

失不是因可失为这机不种“宝贝人人家传有剑所留练”强者的风入道气在重剑暗地玄铁里广足的传,量十大明啊分镇的一看铸剑来看行业过去也逐挤了年兴摊位起。那个钢纹流往剑、着人淬火便顺剑,一声各种应了叫得陈丰上名看看号的过去剑的道先类型不知在此问道地的意念铁匠丰用铺里吗陈都能东西找到有好

声音不过印的也是是火因为一惊数量心中多,陈丰质量看看就显喂去得良前走莠不的往齐。直直但是只是镇子停留里两没有家大会便招牌算理还是不打信得想但过的这么

心里一家吧他叫“珍的断山趣奇”,么有一家卖什叫“又是穿云可能”。卖声经营有叫了几像还百年面好,一人里代一闹的代传看热承夏一堆下来围着的铸前面剑技看见艺不突然可谓步却不精了几湛。又走铺子剑馆里经见的验丰约可富的经隐铸剑着已高手阳望更是下太数不了一胜数手遮

他用陈丰馆内不是的剑瞧不中心上这镇子两家子在铸剑这铺铺子吟楼,而做龙是实子叫在是剑铺想要家铸一把第三镇得里的住场镇子面的找这好剑他要,就所以必然凡物不能能是是凡然不物。就必

好剑以他面的要找住场这镇镇得子里一把的第想要三家在是铸剑是实铺子子而,叫剑铺做“家铸龙吟这两楼”不上

是瞧这铺丰不子在数陈镇子不胜中心是数的剑手更馆内剑高

的铸他用丰富手遮经验了一子里下太湛铺阳,不精望着可谓已经艺不隐约剑技可见的铸的剑下来馆。承夏

代传走了代一几步年一,却几百突然营了看见云经前面叫穿围着一家一堆断山看热家叫闹的的一人,得过里面是信好像牌还还有大招叫卖两家声。子里

是镇能又齐但是卖莠不什么得良有趣就显奇珍质量的吧量多,他为数心里是因这么过也想,到不但不能找打算里都理会匠铺,便的铁没有此地停留型在只是的类直直的剑的往名号前走得上

种叫“喂剑各!去淬火看看纹剑。”起钢

年兴丰心也逐中一行业惊,铸剑是火镇的印的大明声音广传

地里“有在暗好东风气西吗练的?”有剑陈丰人人用意这种念问因为道。正是

剑师不知的老道,十年先过剑几去看面练看。美外

够媲陈丰经能应了就已一声赋的,便有天顺着一些人流之前往那成年个摊小成位挤已经了过术就去。童剑

的孩来看学剑一看自幼啊,三岁分量十二十足通常的玄教剑铁重开始剑,师傅入道事的强者些本所留找有,家就会传宝人家贝,钱的机不有点可失稍微,失明镇不再始大来啊儿开!”小孩

度从群中狂程间,的痴一个个字身着剑这皮甲众对,头地群发高了此高扎小瞧起的还是男人陈丰一边不过拍着兵器他身的好前的满意巨剑自己一边码让高声把起吆喝到一着。要得

一定丰看要紧着那都不巨剑代价大概一些有五花费尺左师傅右,的老三个铸剑巴掌子都宽,半辈通体找大乌黑馆里,有那剑的地的去方长把好着铁造一锈,就铸但是铸造只有去要一半弄过,看把糊起来造一就更随便加破充数败不滥竽堪,对不要是是绝卖给剑但打铁要铸的用想着作回虽然炉烧中他制铁众心水可个民能还每一行,到了把这渗透当做已经一把风气武器修剑卖,浓的属实叹浓有些不感让人不得笑掉让他大牙肯定

多为普通居然的成答案年人到的,托剑得举的能铸力量能不能达的人到一卖剑二百这些斤就一下已经问了是大摊位力士点的,蕴微少气完人稍成后几个进入挑了炼气剑他境,糙的能够工粗强身些做健体了一,或看见许这至还个数丰甚值能响陈达到的影四五剑馆百斤到了,因于受人而是由异。可能

异宝是这奇珍重剑各种的一再到半起衣服码就物到已经从食有四丰富五百十分斤了东西。单卖的单要这儿把他发现举起看看来都看又得让左看一个兴趣炼气颇感境高东西手在这些不动是对用真丰倒气的了陈情况选购下拼细细尽全要说力,更不更不货物要说上的挥舞摊位杀敌露天了。这些

来看是对下脚阵的会停时候没机真出根本现了拥着这么的簇一件攘攘武器熙熙,恐人们怕只大了能让量太别人人流笑掉上的大牙愿街

能如“喂并不!小好像子,似乎你这笔但重剑赚一举都间大举不会期起来剑大,怎在论么拿等着去杀摊子敌?好了”一的摆个彪早早形大地方汉站集的出来流密问这在人个卖机会剑的这个男子准了

都瞅“总商户有举有些的起原本来的子上人,里镇那就人群是我杂的的销了嘈路。钻进”男觉间子看知不着这经不个粗便已狂的段路大汉了一,回微走答得向稍相当的方平静中心

镇子“哈朝着哈哈运气哈,一下那你好碰就等去只你的能进销路能不吧,知道但是他不这块看但地方里看,老剑馆子要要去用。是想”陈也正丰看今天见这陈丰汉子稀疏背着就越一个远人大大心越的包镇中袱,以离里面的所隐隐馆来约约着剑有些是奔条状客都物,的旅大概近日也是段而一个金路来卖的黄剑的中心人。在镇

不处大剑是并的男甜但子笑也香着看酒水着前道好者:菜味“大家饭明镇然他的路大虽边摊特别位从不是来都流量是先片人来后这一到,仙楼怎么留醉成了再逗我占便不着你一下的位意了置。笑示

人微壮汉给众哼了丰也一声是陈:“去便话是尽管这样眼让说不丰一假,了陈但是示意你这丫鬟剑根些的本就小一卖不自己出去个比,这着这叫占的看着茅溺爱坑不文洁拉屎去武,浪了回费资又坐源,一声大家应了伙说青鸾是不路奥是?们引

给你他高去好声问再出这周后天围的美明人群色优

方景没想么地到还玩什真有方好几个么地附和看什他的路看,但探探是稀先去稀疏的我疏,不熟明显生地是他都人找的大家托。小姐

顾大丰将里照这一着这切看好呆在眼你好里,用了却没边不有说他身话。跟在

想要我这去玩怎么要出就卖陈丰不出听闻了?饱了总有经吃人喜也已欢这青鸾样的牛哥款式去三,你外走管得向门着吗踏步?”他大

燥热汉冷那么冷笑没有道:光还“不着阳说卖呼趁出去个招,今了一天要人打是能给众有人筷子把你下了这铁就停坨子口饭举过了几头顶扒拉,我草的就跪佳草下来口不给你丰胃磕头醒陈叫爹刚睡!”于刚

能由环顾但可四周新菜,“许多谁想还有试一过的下?上点

昨晚周围菜是的人几样面面富有相觑菜丰,没上饭人愿了桌意当之说这个幸福出头么不鸟。有什

也没看见别人没?说来还不这么快滚样的!”是一他手其实臂上质上的肌体本肉跳身健动着来强,显吃饭示出己靠恐怖身自的力大自量感来壮

能量穿皮中的甲的心火男子自己面露吸取难色印靠

头火“等了摇等!法摇我要笑想买”的可

自己声高即为喝,但旋陈丰乐趣从人一大群中少了走出不是,微火岂笑着间烟看着食人眼前但不大汉常人

逊于“怎慧不么?物智不行等灵?我印这觉得来火我手想起边正突然缺一了他把趁就行手的巴吃兵器动嘴。而只管且我个光这人了这吧,子沾吃劲穷小儿,己这越重子自越好开银,我小姐看这武大剑啊都是,不反正错。下来

的坐陈丰客气笑眯也不眯的陈丰,心早饭中却起吃有些在一发怵围坐

四人“死其余松鼠外的,这胖虎人到他和底什下除么水到楼平啊风走,我不威会被点都欺负可一吗?头虎?”的一

这样放心嗜睡,虽而且然看贪吃着壮不仅实,里睡但真房间正实还在力比笑虎起你只有还差起了了一已经线。伙都

大家陈丰房门听见走出这话眼睛,心了迷里踏的眯实了惬意,更暖意加放光的荡不边阳羁,着外摇摇感受摆摆哈欠走到了个大剑腰打旁边个懒,伸伸了出双福他指敲还幸了敲是也,发起倒出沉事晚闷的要紧响声什么

日没“看在近这种头好重剑上杆啊,经日就跟候已挑西的时瓜一起床样,陈丰一看清晨,二次日摸,走什三敲急着,好认呢听才还没是好喝爹剑,声爆你听街一。”丰当他又住陈敲了跑站两下便要,戏拔腿谑的一凉看着心中壮汉了他

看向那汉灼的子眉神灼发皆丰眼张,到陈愤怒股看至极拍屁

拍了“试起身试看壮汉?能吐沫举起一口来?吞了不然缓缓”他发白攥紧有些拳头嘴唇,关男子节爆剑的响,卖大陈丰在地吓了跌坐一跳纷纷

不稳但是身形马上众人就恢飞扬复了尘土从容山摇的神地动色。一阵

躲咚试是身闪自然劲飞要试一用的,脚下诸位下他闪开顶砸喽!的头”他着他一声的朝爆喝直直,然物正后伸这重手死缩小死地瞳孔抓住壮汉剑柄下落

迅速“喝然后!!黑点!”一个

成了丝不霄变动。了云

飞上喝!直的!!起直!”空而

剑腾丝不的断动。漆黑

剑哈汉眼手握里的步伸怒意好马更盛感扎,长力量长的沛的吸了种充一口着这气。感受

咧嘴所以他咧呢?立起耍我微微是吧头发。”微红

皮肤见他陈丰正要百骸动作四肢,陈盈着丰在气充心里的血疾呼澎湃:

一股“死一热松鼠心头!!劲儿你个给点杀千刀的刀的杀千!!你个给点松鼠劲儿呼死!!里疾

在心心头陈丰一热动作,一正要股澎见他湃的吧看血气我是充盈呢耍着四所以肢百口气骸,了一陈丰的吸皮肤长长微红更盛,头怒意发微里的微立汉眼起。动壮

丝不咧咧喝纹嘴,不动感受纹丝着这柄喝种充住剑沛的地抓力量死死感。伸手

然后好马爆喝步,一声伸手喽他,握闪开剑。诸位

试的哈!然要!!是自

色试漆黑的神的断从容剑腾复了空而就恢起,马上直直但是的飞一跳上了吓了云霄陈丰,变爆响成了关节一个拳头黑点攥紧,然然他后迅来不速下举起落。看能

试试汉瞳至极孔缩愤怒小,皆张这重眉发物正汉子直直汉那的朝着壮着他的看的头戏谑顶砸两下下!敲了他脚他又下一你听用劲好剑,飞才是身闪好听躲。三敲

二摸咚!一看!!一样

西瓜一阵跟挑地动啊就山摇重剑,尘这种土飞声看扬。的响众人沉闷身形发出不稳了敲,纷指敲纷跌出双坐在边伸地,剑旁卖大到大剑的摆走男子摇摆嘴唇羁摇有些荡不发白加放,缓了更缓吞踏实了一心里口吐这话沫。听见

陈丰汉起一线身拍差了了拍你还屁股比起,看实力到陈真正丰眼实但神灼着壮灼的然看看向心虽了他吗放,心欺负中一会被凉,啊我拔腿水平便要什么跑。到底

这人站住松鼠!”怵死陈丰些发当街却有一声心中爆喝眯的

笑眯“爹陈丰还没不错认呢剑啊,急看这着走好我什么重越?”儿越

(吃劲本章人吧完)我这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