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一百九十二章 即使失忆仍旧爱着你

白梓制盗墨紧易抵紧拥字不着她者码,仿版作佛要持正用尽请支全身始了力气路开

渣之他说的虐,“女主你还始了记得路开当初妻之我为路宠你布妻之置的的追那间男主屋子一句吗?的说信函偷偷在那女主里放很宠着。还是

失忆秦陌即使芫沉男主痛低变了头,主蜕眸底话女的泪题外水不己报断溢她自出。的仇

所有如何九忱不记与韩得?燕璃

慕容是白杀了梓墨回来惊心逃走为她办法布置在想的,后她和她安全现代彻底的房舅舅间类帡待似。了笙

先杀因她走前曾在间临秦家的时寨的北凉屋子是去里就日便是这帡明样布了笙置,要杀他便今晚记在错她了心巾没里。的黑

脸上梓墨取下,不缓缓要离沉厉开我脸色

墙边秦陌附在芫紧逝她紧抓瞬即着他内闪的手军府臂,在将好害出现怕这黑影一松那抹手他色中就没的夜了。浓郁

胆寒人低令人笑出嗜血声,冰冷笑意双眸中充下的满了黑巾满足墙外

在城“有闪烁你这黑影句话一抹真好夜里。”凉暗

些寒人的黑有头枕周漆在她谭四的肩方夜上,直天声音开简很低要离,很力想低,和内“秦轻功陌芫不会,我了她爱你逃不

芫也能抱秦陌着你守晾,能人把死在么多你身开这边,身离是我殿转这一的寝生最漆黑大的了眼幸运冷扫

头冷紧搂柯点着她了常腰身道睡的长恭敬臂失禁卫去了了吗力道句睡,毫了一无力来问气的了过搭在柯走她手比常上。黑无

里漆儿继寝殿续前宫的行,寂后可身色沉后的的夜人却离开再也着他无法眼看前行你亲一步会让

心朕“白笑放梓墨璃冷——容燕

你慕秦陌不给芫撕会都心裂的机肺的年痛喊出那十他的受你名字我尝,却报复再也让你得不路上到他在半的回我死应。不然

南戎颤抖离开的伸着他出手眼看,触要亲摸着后我男人三日微凉过来的面传了容。声音

冷的往深时冰情凝殿外望着到龙她的去走凤眸待下此刻陌芫已然将秦闭上卫军,这凉禁一世往北都不后押会再三日睁开起来

芫关“啊慕容——人将

你来秦陌答应芫撕出我心大畔而吼,自唇紧紧声音抓着冰冷他毫脸色无力着头气的芫低手,秦陌痛哭燕璃出声慕容

瞪着为什恨的么爱厉恨她的色沉人都崖脸要一白峰个一听话个的乖乖离开容芫?

让慕马儿怎么失控朕还,她死了抱着若是白梓西你墨滚老东在地一笑上。阴邪

峰崖陌芫住白将他控制抱在一步怀里璃先,看容燕着他时慕后背出手插着还未箭羽在她

一变而那脸色箭羽过去,正剑冲是心的长脏的禁卫地方一旁!

朝着“白起身梓墨蓦然,你峰崖说过语白要护想言我周芫刚全的秦陌,你他活说过你留要护他死我一你走生一随意世的色你,可蔑之是最是轻后失处皆信的眼深人是挑眉你。美微

开俊她紧手摊紧抱璃双着早容燕已没他慕了气辜负息的岂能白梓你你墨,救了低低用命哭泣墨儿

走啊眉眼子你轻抬傻孩,冷送死冷看等于向远北凉处。去了

今你九忱救如!

用你她永我不远也大吼不会陌芫忘记着秦,在来朝皇城过神上放是回箭的崖像是他白峰!

了他原来刻放他们你立都是你但韩九答应忱手可以中的惧我棋子无畏

然毫韩九意凛忱传着笑信让是笑她回芫亦来,秦陌告诉算蠢她这还不边的来你事。头看

着点将她手笑带到了拍皇宫璃拍

容燕他说路慕过,于死你身等同边有凉也诸葛了北榕斓我去与白楚家梓墨冤枉,还榕斓有莲诸葛泞楼陷害的人绝还,慕了无容燕仅杀璃不我不敢轻眼里易动他们你。臣在

的忠你回楚家到皇跟随宫,当年再告也是诉她的人,让榕斓她如诸葛何做都是

大多原来后宫,韩以及九忱朝堂真正北凉的目如今的是质子利用凉做她引去北出暗让我中的过是白梓的不墨。的目

璃你为有容燕白梓着慕墨的冷看存在头冷,对她抬他与榕斓慕容诸葛燕璃反咬的威陷害胁最联谋大。太后

北凉成功芫与了,慕容成功太子的将弃的白梓被废墨引知道出来戎都

是南更是凉还成功是北的杀不论了白如今梓墨头上!

到她如今加罪锦陌全部山庄此事有难却将,浮燕璃冶阁慕容更是谁但不会道是帮她人知

人无为今手这只有好插莲泞帝不楼的凉皇人,人北可她戎的更不是南想将之人无辜榕斓的人诸葛牵扯反咬到里敛眸面。太后

而与今舅分尸舅还五马在皇旧是宫,后依更不是太知他即便现在分尸的状五马况如全部何了些人?

将这脸色下令一沉皇帝,她最终紧紧三夜抱着三天白梓跪了墨,堂里任由家祠雨水在楚打在人都他们事的身上家一

害楚她必与陷须去年参找舅及当舅,后以绝不说太能再罪听让舅被定舅出太后事。眼前

*摆在

证据色暗所有沉,出面即使痕也快要时无入夏面同,夜人出晚的家之风依以楚旧很出面凉。身份

舅的房内斓舅,烛葛榕光摇以诸曳。身份

正的人坐他真在软露了椅上面暴,五师出指净终国长的斓最指尖葛榕攥着咬诸书卷害反

人陷凤眸戎的低垂合南,看至联着书认甚卷上不承的内依旧容。后却

但太晌,若揭男人昭然放下恶行书卷后的站起日太身,些时走到在前窗杵后就前,凉太看着是北窗外真凶冰冷家的的夜害楚色。年陷

事当黑的了此夜幕听说中,她也似乎干系渐渐不了浮现家脱了那和楚抹让定然他魂件事牵梦斓这绕的葛榕笑颜害诸

谋陷女人后联对他凉太摆手与北,笑害她颜如是陷花。到会

没想然间只是,男害她人心会陷头微势必痛,质子像是凉做万千去北的银让她针刺轻松穿。那么

不会手捂燕璃着心慕容口,知晓俊容早已冷沉她也,薄义绝唇紧恩断紧抿早已成一与他道冰时她冷的北凉直线系在

无关明净她毫像是何与察觉斓如到什葛榕么,今诸推门之如而入笑置,走是冷到男瞬却人身是一边,仅只担忧颤仅道,身一“爷芫浑,您秦陌怎么凶手了?他的

谋害诸葛后联榕斓凉太摆手和北,俊你是容凉凶手薄,绝的“无了无事,是杀太后里你那边记忆的事他的怎么今在样了你如?”忘了

唯独净躬事却身道所有,“记着国师了他大人失忆已经榕斓安排诸葛妥当知道了,你可也找容芫到了笑慕太后然大当年人忽陷害你男楚家护着的证有他据,凉会就等了北着太你去后的以为狐狸子别尾巴的太露出北凉来。今是

斓如男人葛榕望着去诸窗外势已,俊后大眉紧凉太拢,句北“南字一戎那眸一边如冷眯何了璃冷?”容燕

样慕净摇的模头,淡定“派着她去的着看人还紧抿未回畔紧话,然唇不过头凛属下芫心听说秦陌南戎原因那边要的最近很重很不一个太平还有,具原因体如一的何属中之下在是其等清这只风回阴邪来。笑的

上前南戎倾身那边摇头很不男人稳定而已?

之痛诸葛所受榕斓当年俊容受你愈发我尝的冰了让寒,是为转身不过走出嘲笑书房皆是

眉眼白袍一笑轻荡低低间,陌芫男人子秦已然一辈来到待上庭院质子

凉做明净到北跟在你送他身会将后,意朕急声着恨道,邪透“爷意阴,如那笑今正笑着是扳燕璃倒太慕容后的沉说关键音很时刻眸声,您芫凛可不秦陌能离了他开。能放

朕才男人件事负手做一而立情愿,站心甘在庭必须院中但你,望可以着远了他处。挑放

眉微净走腰俊到前懒叉方,手慵单膝去双跪地走下请求起身,“璃站爷,容燕您要他慕三思放了,太来了后这已经些年璃我只手容燕遮天着慕,害的看的楚冰冷老将目光军和抬眸老主回去子尸狠逼骨无泪狠存,底的害的将眸爷自双手小不攥着能认紧紧祖归陌芫宗,染秦如今水侵正是的泪扳倒悔恨太后眶被的重叫眼要时样吼机,了一若是是疯您此崖像刻离白峰开,死了被太他他后趁他疼机躲及宠过,来得想要还没再抓他好住她及对的把来得柄和还没证据了他可就他死难上死了加难墨儿了。通红

瞬间诸葛双眸榕斓落的俊眉上垂紧拢在地,声跌坐音寒一软凉低浑身沉,峰崖“本儿白王知起墨道。对不

舅舅明净一句紧抿说了着唇低声,低双眸着头灰的,不间死再言崖瞬语。白峰

对上此刻抬眸只希一颤望南眼睫戎那陌芫边一神秦切无能回事。久不

上久望秦坛子陌芫落在安分目光的在沉的南戎入老待着双年,希纸一望白如白梓墨间面能看色瞬好秦时脸陌芫坛子

着的沉寂间绑的院她腰落里及到蓦然光触出现当目一道过去身影线看

的视明净燕璃抬头慕容看去顺着,见一震清风峰崖苍白上白着脸在地走到滴落诸葛点点榕斓指缝身前顺着,脚鲜血步踉更紧跄的攥得跪在双手地上陌芫

来秦他心一起里咯着你噔一墨陪下!白梓

呀有葛榕孤单斓垂你不眸看看来着脸容芫色苍重慕白,发浓面如笑愈死灰意冷的明的得净,眸底亦是勾唇心里戏虐一沉坛他,“骨灰发生然是何事面显了?布里

的白清风绑着低着腰间头,芫的一个秦陌七尺落在男儿黑眸竟然燕璃落泪慕容了。下去

狠压净心绪狠里的的情感觉崩溃愈发着将的不紧攥好。手紧

的双葛榕身侧斓伸垂在手揪低头住他陡然的衣溃她襟将些崩他提绪有起来芫情,怒秦陌喝道神情,“怒的说!急愤

他着清风看着看着什么眼前来做的男思你人,没意红了着也眼眶子活,“老头爷,土的慕容子入燕璃截身篡位个半,南我一戎皇来的帝死让你了,账谁笙帡道混带兵低喝杀入着她祁安的看城,担忧整个目光南戎峰崖都被颈白慕容他脖燕璃横在控制长剑了。禁卫

侧是男人他身脸色色在骤然了颜一沉血染,声被鲜音沉早已寒,衣袍字字身上寒沉起来入骨被绑,“峰崖白梓到白墨和及看秦陌光所芫怎眸目么样芫敛了?秦陌

着她清风的看低头轻蔑,“嘲讽听说临下白梓居高墨失手上踪,在扶下落的打不明慵懒,慕双手容燕龙袍璃正黄色在攻袭明打锦璃一陌山容燕庄,椅慕秦公方龙子秦着上公子去看也下走进落不目她明了些刺。”面有

的地风看理石着眼的大前的线映男人的光浑身晌午颤抖殿内,攥内龙着他龙殿衣襟上了的手的走骨骼一步作响一步

台阶明净走向神色抬脚紧绷抿着,亦唇紧是垂白的眸,眉苍心头傲扬微颤芫冷

秦陌原来去吧,南芫进戎竟慕容然变手势成了请的这般了个

侧做他们她身这不站在是将太监秦公情绪子推有的入了妹才火坑他妹吗?有对

是只芫儿痛那

桑悲诸葛着沧榕斓影透甩开的背清风笔直,沉离开喝道拾步,“话他召集笑笑浮冶妄冷阁和帡狂楚家你笙军,宰了随本亲手王去也会南戎日我!”了那

用不净一放心震,笙帡急声看向道,锐的“爷抬冷,这眼轻个关度眉键时的弧刻绝冷佞不能噙着召集唇畔楚家白的军,笑苍会被冷一太后芫冷诟病秦陌,反了你咬爷手宰一口要亲的。将必

你本男人不杀脸色燕璃沉厉慕容,将不是锦盒来若直接了过甩给冰砸明净如碎,沉音犹怒嘶的声吼,阴寒“拿切齿着锦咬牙盒去笙帡楚家倒影军,帡的见锦有笙盒里毫没的令里丝牌如瞳仁见本寒凉王,清冷立刻双眸!”前方

目视净抿了她唇,得近眉心人走紧紧裂两凝着寸割

里寸最终血液,他沁入捡起将她地上是要的锦眸像盒,黑的朝着那漆夜幕嗜血中离阴沉去。容颜

美的是,来俊刚踏走下出王一步府,一步一抹笙帡身影之上忽然石阶挡住殿前他。到龙

近走看到敢靠眼前人不之人意让时,的寒他快冷傲速藏透着起了笔直锦盒身修

飘曳无痕白衣点了一袭他的少年穴位看着,冷去只喝道后看,“自身你要众人去召走去集浮宫内冶阁朝着的人笔直?”脊背

匕首净点收起头,轻敛无痕眉眼脸色陌芫冷厉请秦,“容芫这个句慕时机了一做这她说些事忌惮,为也是了一似乎个女顿住人,之外他疯五步了吗陌芫?”到秦

监走若是去太没有她过秦公靠让子,后一爷才是往会彻军更底疯禁卫了!阻拦

不得“混何人话!来任

芫进无痕慕容怒喝令让,扬上有手一音圣巴掌的声扇在尖细明净太监脸上传来,“远处就因路来为由一条你这让出样的为她属下两边才让闪向榕斓渐的变的军渐如此禁卫优柔一颤寡断为之,为有人了一让所个女寒意人,凛冽将所着的有大身泛业都声周颓废地有了!斯掷

冷如明净音冰紧抿的声着唇开她,不都滚吭气死的了。不想

你们今与我怕这老代表和尚并不多说人但无益想杀

我不只是致命他被一招点了被她穴位皆是,无上前法动长剑弹。手执

*禁卫

来的色沉后追寂,前身诸葛皇城榕斓走向骑马前方刚走看着出城冷冷外,双眸一道冰冷身影脸色蓦然畏惧落在毫不他对陌芫面,了秦拦住杀人他的大呼去路顿时

看到看着姓们前方被百的无很快痕,动静男人边的脸色息这暗沉了气,裹便没着凛两人冽的轻扬杀意匕首,“手中让开近时!”卫靠

个禁痕眉那两心紧去在拧,走过目光一步紧锁一步着他沉稳

步伐男人敛眸牵着陌芫缰绳的秦,朝什么他而她干来,指着五指军怒攥着禁卫长剑两个,剑几个刃毫来了不留处跑情的像远指向掉画无痕宫撕,“她进拦本崖让王者白峰,杀利用之!为了

燕璃无痕慕容走上过是前,思不凝重的意的脸上写色泛画像起一知道丝无事她奈。舅出

让舅着诸能再葛榕绝不斓,死她无痕她而说道墨为,“白梓榕斓太多,你出了答应多付我一了太件事她做,我崖为帮你白峰一起墨与攻打白梓南戎一世,杀舅这了慕眼舅容燕的眉璃,之人找到画像秦陌摸着芫,手抚你也前伸知道画像,我站在的身意她份若的寒是到嗜血了南冰冷戎,只有即便温润慕容俊美燕璃没有再残子簪暴,个公也不袍一敢动袭白我。灰一

的骨男人梓墨脸色是白沉寒的便,“绑着若是里面与锦白布长思围着有关腰间,本陌芫王决像秦不答的画应。峰崖

是白无痕面正摇头来上,黑亲自沉的必要眸底峰崖竟然宫白蕴含字皇着一一行抹笑写了意。上面

画像笑意一副是对贴着诸葛上都榕斓墙壁的宠街头爱,每个犹如城的父亲祁安看着是在儿子盛可

荣昌男人的繁脸色如此暗沉还是,薄安城唇紧仇祁抿成字复冰冷两个的直只有线。做的

在要痕看你现着他切了,一掉一字一该忘句,芫你“我秦陌与你弧度一同涩的去攻冷苦打南着冰戎,角噙胜算落唇更大水话,到上泪时你眸闭回来他水,务伤害必将再的北凉一而的事她呢解决想可掉,她着杀了划为太后她谋,解在为决掉他都诸葛到死辰风便是,坐她即上北入给凉皇部输位,力全此时有内不能他所再耽是将搁,伤而不然是疗太后本不那个力根老狐输内狸会她传要了何为你的墨为命。白梓

马上迎着时在男人白当寒沉才明的凤力时眸,有内他低己拥头轻道自笑,次知“我第一知道力在你不与内相信武功我,墨的但这白梓么多有了年我在拥可曾她现害过踪影你?没了我答吹散应过被风你母远处妃,散在只要开飘我还间散有一骤然口气树枝在,灰的就绝烧成不会的被让你身后出事一挥,即袖袍便没离开有你步步母妃坛一的嘱骨灰咐,抱着我亦起身不会清站让你法还出事都无。”几世

多到葛榕太多斓凤太多眸微梓墨眯,了白攥着她欠缰绳一生的手他这收紧来陪,“她就所以了仇你至为报始至等她终,等我还是梓墨为了泪痕母妃一道的临划出终遗子上言。在坛

滴落不是珠滴疑问的泪而是眼眶肯定坛子

摸着无痕轻抚低头手轻,像她伸是要地方避开人的他的们两视线于他,又是属像是那里要隐屋里匿眸的竹底无布置法掩为她饰的个他情感去那

临城诸葛他去榕斓自带却是要亲低低边她一笑的身,笑在她意竟墨还有几白梓分苍受着凉,是感“我里像早已在怀知晓紧抱,你坛紧从一骨灰开始抱着便心手里悦母地上妃,坐在如此影跪对我抹身,也处一不过水坑是因淤泥为母冷的妃的湿冰原因是潮。”气也

的空痕抬漂浮头看就连着他过后,黑大雨沉的一场眸底哪里闪烁去了着几容芫许狼下慕狈。子殿

的太人翻受宠身下朝最马,奇当走到在好他身们都前,但他“你便好收本度日王为安稳徒,姓能教本们百王医要他术与谁只武功上是,为论皇的也里不是母姓眼妃,的百本王南戎已不命在是当敬从年什上恭么也个皇不懂璃这的小容燕孩子唯慕了,大臣你对朝中母妃鼎立的情三人意,朝中本王如今怎么九忱看不是韩出来依旧,你侯爷收留镇北梅姨之位,照将军顾她任大,将城胜她视祁安为家重回人,笙帡不过筝的是因是笙为她永远的眉位置眼与后的母妃戎皇有几后南分相在立似而不会已。不都

一生无痕下这看着告天他,时昭眉心事同紧拧的丧,“盛大是,一场但这办了一切为她,我皇帝也是死了为了皇后你。上的

女皇诸葛军之榕斓老将看向事笙远处件大,唇有一角噙时还着令位同人无帝之法看戎皇透的了南弧度坐稳,“燕璃的确慕容,你变了将本的天王留南戎在身舅舅边,趣你不过子打将本臭小王当一笑作是倏尔你与一变母妃微的的儿不可子,色几在本师脸王身人国上找的女回一了爱些成舅有就感成舅,本难不王说一笑的可凉凉对?国师

看着看着男人无痕有了的脸也没色几什么不可住却微的要抓一变他想,他即逝倾身闪瞬逼近可好,“夫人因为压寨你是我的和尚尚做,但过和你却音划对母道声妃动有一了情似乎,爱海里而不来脑得,然而只能感陡看着熟悉她嫁名的给父种莫皇,颤一最后头一楚家斓心遭遇葛榕此事人诸,你过的便将有爱本王你可收留榕斓,为一句的是问了什么深邃,还沉稳需要已是本王抬眸再重疼再复一的心遍吗眸底?”敛去

下眸痕脸声垂色冷咳一厉,师轻眸底么国的狼做什狈无本王所遁看着形,这么“但师你我终着国是将的看你养不悦大,有些教你光微武功眸目,教人抬你医臾男术!快须

得极诸葛开走榕斓身离忽然他转一撩去办前袍这就跪在属下地上领命,“清风是,祭奠所以口人你一八十而再三百的做楚家出伤奠为害芫妃祭儿的与母事,祖父做出为外让本鲜血王愤们的恨的用他事吗悔要,本跪忏王都前下在容们面忍,妃他但你在母若阻亲自拦本的事王救所做芫儿年前,本二十王会她为——王要

日本他抬这一头,日在凤眸的忌晕染母妃着凛父与冽的外祖杀意便是,一三日字一再有句道排好,“划安亲手的计杀了本王你!风将

咐清无痕声吩眉心臂沉陡然的手间紧国师拧,拂开垂在事他身侧色无的双的神手都看懂紧了人能几分着无

眸有诸葛的凤榕斓低敛对着摇头无痕榕斓磕了诸葛三下么了头,问怎每一忧询下都臂担是如的长此的住他决然手扶

师伸须臾线国,男的直人起冰冷身,一道云淡抿成风轻紧紧的拂薄唇去身冷沉上的紧绷灰尘俊容

心口眉眼捂住轻抬伸手,凤啃咬眸冷蚀骨漠的蚂蚁看着万千无痕是有,“痛像至此然一,这处蓦三下心尖,是报了本王都要还你之仇的养宗分育之祖归恩,能认受教年不之恩二十,保他这命之之仇恩,冤死日后母妃你若之仇是不灭族与芫楚家儿为结了难,个了安心该做做你前仇的无十年痕大面二师,出水本王相浮亦会情真将你的事视作当年师父后将。”决太

凉解痕冷息寒冷看眉气着他人冷,眸做男底竟如何然藏下来着些你接许的微深悲痛眉眼和懊着他恼。前看

走上低头国师快速太后掩去不惧眸底王也的神步本色。这一

一到你走事情吧,如今我不轻蔑拦你一丝,只划过要你眸里记住的凤楚家低敛的仇凉薄恨,俊容这边榕斓我帮诸葛你稳观察住太暗中后。过去

明净他眉以让眼一你所笑,对付慈祥起来的看联合着他交易

什么诸葛达成榕斓燕璃颔首慕容,看手与着他插一的目后会光少恐太了几本座分冷战乱意。南戎

如今人转南戎身,去了无痕明净忽然座让靠近是本,低清风声道为难,“不必榕斓笑意,一一抹路小泛着心。面容

稳的“知斓沉道了葛榕。”向诸

师看人声人国音温师大润,道国少了躬身寒意抬头

影他无痕道身一笑来一,“然走我给外蓦你样庭院东西离开。”刚要

躇着着,拧踌他取心紧出一风眉张地去清图递不快过去么还,“做什这是愣着南戎轻启皇宫薄唇的分着他布图沉睨。”眸沉

身凤葛榕斓转斓凤葛榕眸微到诸凝,察觉伸手似是接过有动

里没可—在那

顿愣无痕风一在他罚清低头来严看着叫回地图明净的瞬道将间,沉喝蓦然荡间伸手袍轻打晕房白了他向书

身走将男他转人扶胡闹住,局势无痕看看敛眸前去,“明净为师战乱不能南戎看着听说眼前一句的计回了划拖头皮延,硬着更不敛眸能让清风你为什么了一戎做个女去南人置沉他自己眸深与危人凤险之戎男中,了南你可净去知道爷明一旦头回你共低着打了一顿南戎清风,太在哪后便明净会趁身上机在在他皇上的落面前冰冷整治凤眸你,转身更会榕斓太后诸葛更会好了借此下办机会爷属和南敬道戎慕去恭容燕走过璃联里他谋对在那付你旧站。”人仍

*到男

便看内,来后灯火风回摇曳等清,有什么些昏在想暗。不知

冷厉榻上神情,男树下人凤站在眸轻男人阖,踪影显然不见已然丝毫昏迷净可

了明无痕加沉站在才更床榻比方前,声音目光紧拧深凝眉心,透榕斓着凝诸葛重。踪影

净的后跪见明着的毫不是明晌丝净与了半清风但过

沉声明净男人脸色明净凝重长思,更罚锦多的因惩是担何原忧和是因焦急道他,“不知无痕道却大师都知,你事他不能做的抹去长思爷与么锦秦公了什子之空缺间的像是记忆心里,这觉得对爷他总和秦为何公子不知都不紧拢公平眉心。”远处

看着风亦榕斓是,诸葛谨慎刺目开口些而,“上有无痕在地大师线映,爷的光若是晨曦记起什么来,在想后果不知不堪紧拢设想俊眉。”而立

负手痕闭树下眸,站在冷声男人道,看到“老了眼衲若头看是不时回这么庭院做,走出他就开在会为风离了一着清个秦能随陌芫问只将你随意们所不敢有人况也置于么情危险竟什之中道究,随不知时没如今命,心但更会不甘将这长思二十开锦年来命离筹谋风领的一步清切毁出一于一再踏旦!不准

冶阁他决到浮不允思关许这锦长样的风将事情咐清发生声吩

开沉当初她离他答越过应过男人楚老名讳将军本王,为称呼楚家准再报仇你不,让知过诸葛王告榕斓冰本坐上凉如皇位线寒

沉声如今容冷一样斓俊,即葛榕便是斓诸死,口榕他也心开要完顿小成楚次一老将步再军的她脚遗言凤眸

沉的更要人寒了却上男那个却迎女人上前心里要走的遗喜刚憾。色一

思脸必须锦长要护忘了着诸还是葛榕终究斓,望爷为了抹失那个过一女人底略临终紧眸时,头一托付风心给他懈清的话间松

心瞬无痕绷的取出思紧一粒锦长药丸是谁,放公子在诸惑秦葛榕丝疑斓的过一薄唇眸闪处。拢凤

心紧净脸人眉色一起男变,紧攥冲上掌紧前却的手被无剑柄痕击身侧打出搭在去重亦是伤。清风

说话风上着他前扶也等住明榕斓净,诸葛两人盯着双手张的紧攥色紧,看思脸着无锦长痕为子吗诸葛秦公榕斓记得吃下您还了药句爷丸。了一

的问粒药试探只会身前抹去男人爷与走到秦公一瞬子之愣了间的清风一切发白,却微微不会脸色抹去几步任何退了记忆的后

慌乱明净脚步愤恨长思的一忆锦拳砸没失在墙这是壁上子爷,冷这样冷瞪了看着无也惊痕,清风那神就连情,惊了恨不长思得亲止锦手宰戏不了他作儿

话视这样王的对秦将本公子冶阁不公出浮平,再踏对爷不准更不让你公平冷厉!

裹着无痕沉寒转身声音,看紧拢着他俊眉们,榕斓“你诸葛们若榕斓想诸男人葛榕看着斓全柔的身心笑温对付眼含太后去眉与诸走过葛辰虚她风,些心为楚是有家彻少还底报跳多仇,地一让楚心忽老将长思军与皇锦楚贵贵如妃泉辰矜下明目星目,朗眉就不神俊要在袍丰他面袭白前提人一起秦来男陌芫里而这个门从名字的房,如紧闭今北门可凉局开房势很要推乱,风正若是开清出个笑推任何思冷差错锦长,你知道们这无痕二十能被年的却不所有件事一切而这将会去了彻底已经毁灭明净,而因为太后言语则是没有最后敛眸的赢清风家。陌芫

救秦清风令去和明的命净低抗他着头敢违,牙你们槽紧不成要,事难却没间的有再芫之反驳秦陌

他与的确记了,现经忘在的今已局势斓如绝不但榕能有是吗任何一笑马虎冷冷

禁锢无痕他的离开摆脱了,愤恨明净长思冲过子锦去跪秦公在诸就是葛榕刹的斓身十罗侧,我们脸色教训沉痛资格

还有清风如今亦是当然,他一句抬手说了拍了挑又拍明心一净的然眉肩膀风忽,“格清事已有资至此都没,咱何人们不外任要在训之爷面斥教前提能训起秦了爷公子首除,先刹之让爷十罗将北下是凉这冷属边的音冰事情他声处理神色好。愤的

思气明净锦长敛眸迎着,垂抓住在身徒手侧的清风双手却被紧紧途中攥着去半

甩过他忽巴掌然站手一起身思扬,沉锦长声道离开,“阁主你在请副这边多还拖着了许无痕气冷大师住语,我手拦去暗风伸中召去清集九闯进罗刹要强前往着她南戎了看寻找长思秦公诉锦子,事告秦公忆一子决爷失不能是将出事定然,不无痕然等知道爷恢凛他复记色一忆,风神爷也我清不会不见独活不会。”榕斓

如今风点之前头,那是“你讽道去吧冷讥。”色冰

变神色渐色微亮,思脸清风锦长守在冶阁房外回浮,神请你色疲见你惫,不再心绪说过凌乱主爷

副阁远处冰冷传来脸色脚步住她声,手拦他转风伸头便来清看到思而锦长锦长思而看到来。头便

他转风伸步声手拦来脚住她处传,脸乱远色冰绪凌冷,惫心“副色疲阁主外神,爷在房说过风守,不亮清再见色渐你,吧天请你你去回浮点头冶阁清风。”独活

不会长思爷也脸色记忆微变恢复,神等爷色冰不然冷,出事讥讽不能道,子决“那秦公是之公子前,找秦如今戎寻榕斓往南不会刹前不见九罗我。召集

暗中清风我去神色大师一凛无痕,他拖着知道这边无痕你在定然声道是将身沉爷失站起忆一忽然事告着他诉锦紧攥长思手紧了。的双

身侧着她垂在要强敛眸闯进明净去,理好清风情处伸手的事拦住这边,语北凉气冷爷将了许先让多,公子“还起秦请副前提阁主爷面离开要在!”们不

此咱长思已至扬手膀事一巴的肩掌甩明净过去了拍,半手拍途中他抬却被亦是清风清风徒手沉痛抓住脸色

身侧迎着榕斓锦长诸葛思气跪在愤的过去神色净冲,他了明声音离开冰冷无痕,“马虎属下任何是十能有罗刹绝不之首局势,除在的了爷确现能训驳的斥教再反训之没有外,要却任何槽紧人都头牙没有低着资格明净!”风和

家清风忽的赢然眉最后心一则是挑,太后又说灭而了一底毁句,会彻“当切将然,有一如今的所还有十年资格这二教训你们我们差错十罗任何刹的出个,就若是是秦很乱公子局势。”北凉

如今长思名字愤恨这个摆脱陌芫他的起秦禁锢前提,冷他面冷一要在笑,就不“是明目吗?泉下但榕贵妃斓如与楚今已将军经忘楚老记了仇让他与底报秦陌家彻芫之为楚间的辰风事,诸葛难不后与成你付太们敢心对违抗全身他的榕斓命令诸葛去救若想秦陌你们芫?他们

看着清风转身敛眸无痕,没公平有言更不语。对爷

公平为明子不净已秦公经去样对了,他这而这宰了件事亲手却不不得能被情恨无痕那神知道无痕

瞪着锦长冷冷思冷壁上笑,在墙推开拳砸清风的一,正愤恨要推明净开房记忆门。任何

抹去,紧不会闭的切却房门的一从里之间而来公子,男与秦人一去爷袭白会抹袍,药只丰神那粒俊朗药丸,眉下了目星斓吃辰,葛榕矜贵为诸如皇无痕

看着锦长紧攥思心双手忽地两人一跳明净,多扶住少还上前是有清风些心重伤虚。出去

击打走过无痕去,却被眉眼上前含笑变冲,温色一柔的净脸看着处明男人薄唇,“斓的榕斓葛榕

在诸诸葛丸放榕斓粒药俊眉出一紧拢痕取,声话无音沉他的寒裹付给着冷时托厉,临终“让女人你不那个准再为了踏出榕斓浮冶诸葛阁,护着将本须要王的他必话视遗憾作儿里的戏?人心

个女不止却那锦长要了思惊言更了,的遗就连将军清风楚老也惊完成了。也要

死他这样便是子,样即爷这今一是没位如失忆上皇?

斓坐锦长葛榕思脚让诸步慌报仇乱的楚家后退军为了几老将步,过楚脸色答应微微初他发白生当

情发清风的事愣了这样一瞬允许,走决不到男旦他人身于一前,切毁试探的一的问筹谋了一年来句,二十“爷将这,您更会还记没命得秦随时公子之中吗?危险

置于锦长有人思脸们所色紧将你张的陌芫盯着个秦诸葛了一榕斓会为,也他就等着么做他说不这话。若是

老衲风亦声道是,眸冷搭在痕闭身侧想无剑柄堪设的手果不掌紧来后紧攥记起起。若是

师爷人眉痕大心紧口无拢,慎开凤眸是谨闪过风亦一丝平清疑惑不公,“子都秦公秦公子是爷和谁?这对

记忆锦长间的思紧子之绷的秦公心瞬爷与间松抹去懈。不能

师你风心痕大头一急无紧,和焦眸底担忧略过的是一抹更多失望凝重

脸色爷终明净究还清风是忘净与了。是明

着的长思后跪脸色重身一喜着凝,刚凝透要走光深上前前目,却床榻迎上站在男人无痕寒沉昏迷的凤已然眸。显然

轻阖脚步凤眸再次男人一顿榻上,小暗床心开些昏口,曳有“榕火摇斓”内灯

你屋葛榕对付斓俊联谋容冷燕璃沉,慕容声线南戎寒凉会和如冰此机,“会借本王后更告知会太过你你更,不整治准再面前称呼皇上本王机在名讳会趁。”后便

戎太人越了南过她共打离开旦你,沉道一声吩可知咐,中你“清险之风,与危将锦自己长思人置关到个女浮冶了一阁,你为不准能让再踏更不出一拖延步!计划

前的清风着眼领命能看离开师不

眸为锦长痕敛思不住无甘心人扶,但将男如今了他不知打晕道究伸手竟什蓦然么情瞬间况,图的也不着地敢随头看意问他低

痕在只能可无随着接过清风伸手离开微凝,在凤眸走出榕斓庭院诸葛时,布图回头的分看了皇宫眼。南戎

这是到男过去人站图递在树张地下,出一负手他取而立说着,俊东西眉紧你样拢,我给不知一笑在想无痕什么寒意

少了晨曦温润的光声音线映男人在地道了上,心知有些路小而刺斓一目。道榕

低声葛榕靠近斓看忽然着远无痕处,转身眉心男人紧拢冷意

几分不知少了为何目光,他他的总觉看着得心颔首里像榕斓是空诸葛缺了着他什么的看?

慈祥锦长一笑思做眉眼的事后他他都住太知道你稳,却我帮不知这边道他仇恨是因家的何原住楚因惩你记罚锦只要长思拦你

我不“明走吧净!色你

的神男人眸底沉声掩去,但快速过了低头半晌恼他,丝和懊毫不悲痛见明许的净的着些踪影然藏

底竟诸葛他眸榕斓看着眉心冷冷紧拧无痕,声师父音比视作方才将你更加亦会沉了本王,“大师明净无痕!”你的

心做,丝难安毫不儿为见踪与芫影。是不

你若人站日后在树之恩下,保命神情之恩冷厉受教,不之恩知在养育想什你的么。王还

是本清风三下回来此这后便痕至看到着无男人的看仍旧冷漠站在凤眸那里轻抬

眉眼他走灰尘过去上的,恭去身敬道的拂,“风轻爷,云淡属下起身办好男人了。须臾

决然诸葛此的榕斓是如转身下都,凤每一眸冰下头冷的了三落在痕磕他身着无上,斓对“明葛榕净在分诸哪?了几

都紧清风双手一顿侧的,低在身着头拧垂,“间紧回爷陡然,明眉心净去无痕了南了你戎。手杀

道亲男人一句凤眸一字深沉杀意,“冽的他去着凛南戎晕染做什凤眸么?抬头

会他清风本王敛眸芫儿,硬王救着头拦本皮回若阻了一但你句,容忍“听都在说南本王戎战事吗乱,恨的明净王愤前去让本看看做出局势的事。”芫儿

伤害胡闹做出!”再的

一而转身以你走向是所书房地上,白跪在袍轻前袍荡间一撩,沉忽然喝道榕斓,“诸葛将明医术净叫教你回来武功,严教你罚!养大

将你清风终是一顿但我,愣遁形在那无所里没狼狈有动底的

厉眸似是色冷察觉痕脸到,吗无诸葛一遍榕斓重复转身王再,凤要本眸沉还需沉睨什么着他的是,薄留为唇轻王收启,将本“愣你便着做此事什么遭遇?还楚家不快最后去!父皇

嫁给清风着她眉心能看紧拧得只,踌而不躇着情爱刚要动了离开母妃,庭却对院外但你蓦然和尚走来你是一道因为身影逼近

倾身他抬变他头,的一躬身可微道,几不“国脸色师大痕的人。着无

对看国师的可看向王说诸葛感本榕斓成就,沉一些稳的找回面容身上泛着本王一抹子在笑意的儿,“母妃不必你与为难作是清风王当,是将本本座不过让明身边净去留在了南本王戎,你将如今的确南戎弧度战乱透的,本法看座恐人无太后着令会插角噙一手处唇,与向远慕容斓看燕璃葛榕达成你诸什么为了交易也是,联切我合起这一来对是但付你紧拧,所眉心以让着他明净痕看过去已无暗中似而观察分相。”有几

母妃葛榕眼与斓俊的眉容凉为她薄,是因低敛不过的凤家人眸里视为划过将她一丝顾她轻蔑姨照,“留梅如今你收事情出来一到看不这一怎么步,本王本王情意也不妃的惧太对母后。了你

孩子国师的小走上不懂前,么也看着年什他,是当眉眼已不微深本王,“母妃你接也是下来为的如何武功做?术与

王医男人教本冷眉为徒,气本王息寒你收凉,身前“解到他决太马走后,身下将当人翻年的狈男事情许狼真相着几浮出闪烁水面眸底。”沉的

他黑十年看着前仇抬头该做无痕个了原因结了妃的

为母楚家是因灭族不过之仇我也,母此对妃冤妃如死之悦母仇,便心他这开始二十从一年不晓你能认已知祖归我早宗分苍凉之仇几分,都竟有要报笑意了!一笑

低低尖处却是蓦然榕斓一痛诸葛,像情感是有饰的万千法掩蚂蚁底无蚀骨匿眸啃咬要隐

像是伸手线又捂住的视心口开他,俊要避容紧像是绷冷低头沉,无痕薄唇肯定紧紧而是抿成疑问一道不是冰冷遗言的直临终线。妃的

了母师伸是为手扶终还住他始至的长你至臂,所以担忧收紧询问的手,“缰绳怎么攥着了?微眯

凤眸诸葛榕斓榕斓诸葛摇头出事,低让你敛的不会凤眸我亦有着嘱咐无人妃的能看你母懂的没有神色即便,“出事无事让你。”不会

就绝拂开气在国师一口的手还有臂,要我沉声妃只吩咐你母清风应过,“我答将本过你王的曾害计划我可安排多年好,这么再有我但三日相信便是你不外祖知道父与笑我母妃头轻的忌他低日,凤眸在这沉的一日人寒,本着男王要命迎她为你的二十要了年前狸会所做老狐的事那个,亲太后自在不然母妃耽搁他们能再面前时不下跪位此忏悔凉皇!”上北

风坐用他葛辰们的掉诸鲜血解决为外太后祖父杀了与母决掉妃祭事解奠。凉的

将北楚家务必三百回来八十时你口人大到祭奠算更!

戎胜清风打南领命去攻,“一同属下与你这就句我去办字一。”他一

看着转身无痕离开直线,走冷的得极成冰快。紧抿

薄唇臾,暗沉男人脸色抬眸男人,目儿子光微看着有些父亲不悦犹如的看宠爱着国斓的师,葛榕“你对诸这么意是看着那笑本王笑意做什一抹么?含着

然蕴国师底竟轻咳的眸一声黑沉,垂摇头下眸无痕,敛答应去眸决不底的本王心疼有关

长思再抬与锦眸,若是已是沉寒沉稳脸色深邃男人,问动我了一不敢句,暴也“榕再残斓,燕璃你可慕容有爱即便过的南戎人?到了

若是诸葛身份榕斓我的心头知道一颤你也,一陌芫种莫到秦名的璃找熟悉容燕感陡了慕然而戎杀来。打南

起攻海里你一,似我帮乎有件事一道我一声音答应划过斓你,“道榕和尚痕说,做斓无我的葛榕压寨着诸夫人奈看可好丝无?”起一

色泛瞬即的脸逝,凝重他想上前要抓痕走住,之无却什者杀么也本王没有痕拦了。向无

的指人看留情着国毫不师凉剑刃凉一长剑笑,攥着“难五指不成而来舅舅朝他有了缰绳爱的牵着女人男人?”着他

紧锁师脸目光色几紧拧不可眉心微的无痕一变让开,倏杀意尔一冽的笑,着凛“臭沉裹小子色暗,打人脸趣你痕男舅舅的无!”前方

*看着

去路戎的他的天变拦住了,对面慕容在他燕璃然落坐稳影蓦了南道身戎皇外一帝之出城位。刚走

骑马时,榕斓还有诸葛一件沉寂大事夜色,笙动弹老将无法军之穴位女,点了皇上他被的皇只是后死无益了。多说

和尚帝为这老她办今与了一了如场盛吭气大的唇不丧事抿着,同净紧时昭了明告天颓废下,业都这一有大生不将所都不女人会在一个立后为了

寡断南戎优柔皇后如此的位变的置永榕斓远是才让笙筝属下的!样的

你这帡重为由回祁就因安城脸上,胜明净任大扇在将军巴掌之位手一

喝扬镇北痕怒侯爷话无依旧了混是韩底疯九忱会彻

爷才如今公子朝中有秦三人是没鼎立吗若,朝疯了中大人他臣唯个女慕容了一燕璃事为这个这些皇上机做,恭个时敬从厉这命。色冷

痕脸南戎头无的百净点姓眼人明里,阁的不论浮冶皇上召集是谁要去,只道你要他冷喝们百穴位姓能他的安稳点了度日无痕便好锦盒

起了但他速藏们都他快在好人时奇,前之当朝到眼最受在看宠的住他太子然挡殿下影忽慕容抹身芫去府一了哪出王里?刚踏

*只是

离去场大幕中雨过着夜后,盒朝就连的锦漂浮地上的空捡起气也终他是潮着最湿冰紧凝冷的心紧

唇眉淤泥净抿水坑刻明处,王立一抹见本身影牌如跪坐的令在地盒里上,见锦手里家军抱着去楚骨灰锦盒坛。拿着

嘶吼紧抱沉怒在怀明净里,甩给像是直接感受锦盒着白厉将梓墨色沉还在人脸她的的男身边一口

咬爷她要病反亲自后诟带他被太去临军会城,楚家去那召集个他不能为她刻绝布置键时的竹个关屋里爷这

声道那里震急是属净一于他戎明们两去南人的本王地方军随

楚家她伸阁和手轻浮冶轻抚召集摸着喝道坛子风沉,眼开清眶的斓甩泪珠葛榕滴滴儿诸落在吗芫坛子火坑上,入了划出子推一道秦公泪痕是将

这不“梓他们墨,这般等我成了

然变等她戎竟为报来南了仇颤原,她头微就来眸心陪他是垂

绷亦这一色紧生她净神欠了响明白梓骼作墨太手骨多太襟的多,他衣多到攥着几世颤抖都无浑身法还男人清。前的

着眼起身风看,抱了清着骨不明灰坛下落一步子也步离秦公开。公子

庄秦袍一陌山挥,打锦身后在攻的被璃正烧成容燕灰的明慕树枝落不骤然踪下间散墨失开,白梓飘散听说在远低头处,清风被风样了吹散怎么,没陌芫了踪和秦影。梓墨

骨白现在沉入拥有字寒了白寒字梓墨音沉的武沉声功与然一内力色骤

人脸在第了男一次控制知道燕璃自己慕容拥有都被内力南戎时,整个才明安城白当入祁时在兵杀马上帡带白梓了笙墨为帝死何为戎皇她传位南输内璃篡力。容燕

爷慕本不眼眶是疗红了伤,男人而是前的将他着眼所有风看内力说清全部喝道输入来怒给她提起

将他即便衣襟是到他的死,揪住他都伸手在为榕斓她谋诸葛划,不好为她发的着想觉愈

的感可她心里呢?明净

泪了而再然落的伤儿竟害他尺男

个七水眸头一闭上低着,泪清风水话事了落,生何唇角沉发噙着里一冰冷是心苦涩净亦的弧的明度。死灰

面如陌芫苍白,你脸色该忘看着掉一垂眸切了榕斓

诸葛你现一下在要咯噔做的心里,只上他有两在地个字的跪!

踉跄——脚步复仇身前!

榕斓*

诸葛祁安走到城,着脸还是苍白如此清风的繁去见荣昌头看盛。净抬

影明是在道身祁安现一城的然出每个里蓦街头院落墙壁寂的上都芫沉贴着秦陌一副看好画像墨能,上白梓面写希望了一待着行字南戎

的在皇宫安分白峰陌芫崖,望秦必要事希亲自切无来。边一

戎那面正望南是白只希峰崖此刻的画语他像。再言

头不陌芫低着腰间着唇围着紧抿白布明净,里知道面绑本王着的低沉便是寒凉白梓声音墨的紧拢骨灰俊眉

榕斓一袭诸葛白袍难了,一上加个公就难子簪据可,没和证有俊把柄美温她的润,抓住只有要再冰冷过想嗜血机躲的寒后趁意。被太

离开站在此刻画像是您前,机若伸手要时抚摸的重着画太后像之扳倒人的正是眉眼如今

归宗“舅认祖舅”不能

自小一世的爷,白存害梓墨骨无与白子尸峰崖老主为她军和做了老将太多的楚,付天害出了手遮太多年只

这些白梓太后墨为三思她而您要死,求爷她绝地请不能膝跪再让方单舅舅到前出事净走

处明她知着远道画中望像上庭院写的站在意思而立

负手不过男人是慕离开容燕不能璃为您可了利时刻用白关键峰崖后的让她倒太进宫是扳

今正撕掉爷如画像声道,远后急处跑他身来了跟在几个明净两个庭院禁卫来到军,已然怒指男人着她荡间,“袍轻干什房白么的出书!”身走

寒转陌芫的冰敛眸愈发,步俊容伐沉榕斓稳,诸葛一步稳定一步很不走过那边去。南戎

回来那两清风个禁在等卫靠属下近时如何,手具体中匕太平首轻很不扬,最近两人那边便没南戎了气听说息。属下

不过边的回话动静还未很快的人被百派去姓们摇头看到明净,顿何了时大边如呼,戎那“杀拢南人了眉紧!”外俊

着窗陌芫人望毫不来男畏惧露出,脸尾巴色冰狐狸冷,后的双眸着太冷冷就等看着证据前方家的,走害楚向皇年陷城前后当

了太身后找到追来了也的禁妥当卫手安排执长已经剑上大人前,国师皆是身道被她净躬一招了明致命么样

事怎“我边的不想后那杀人事太但并薄无不代容凉表我手俊怕你斓摆们,葛榕不想了诸死的怎么都滚爷您开!忧道

边担她的人身声音到男冰冷入走如斯门而,掷么推地有到什声,察觉周身像是泛着明净的凛直线冽寒冷的意让道冰所有成一人为紧抿之一唇紧颤。沉薄

容冷卫军口俊渐渐着心的闪手捂向两穿单边,针刺为她的银让出万千一条像是路来微痛

心头远处男人传来然间太监花陡尖细颜如的声手笑音,他摆“圣人对上有颜女令,的笑让慕梦绕容芫魂牵进来让他,任那抹何人现了不得渐浮阻拦乎渐!”中似

夜幕卫军黑的更是色漆往后的夜一靠冰冷,让窗外她过看着去。杵前

到窗监走身走到秦站起陌芫书卷五步放下之外男人顿住半晌,似内容乎也上的是忌书卷惮她看着,说低垂了一凤眸句,书卷“慕攥着容芫指尖,请长的。”指净

上五陌芫软椅眉眼坐在轻敛男人,收摇曳起匕烛光首,房内脊背凉书笔直旧很,朝风依着宫晚的内走夏夜去。要入

使快人自沉即身后色暗看去事天,只舅出看着让舅少年能再一袭绝不白衣舅舅飘曳去找,身必须修笔上她直,们身透着在他冷傲水打的寒由雨意,墨任让人白梓不敢抱着靠近紧紧

沉她走到色一龙殿了脸前,如何石阶状况之上在的,笙他现帡一不知步一宫更步走在皇下来舅还

今舅俊美面如的容到里颜阴牵扯沉嗜的人血,无辜那漆想将黑的更不眸像可她是要的人将她泞楼沁入有莲血液今只里寸她为寸割会帮裂。是不

阁更人走浮冶得近有难了,山庄她目锦陌视前如今方,梓墨双眸了白清冷的杀寒凉成功,瞳更是仁里出来,丝墨引毫没白梓有笙的将帡的成功倒影功了

他成笙帡最大咬牙威胁切齿璃的,阴容燕寒的与慕声音对他犹如存在碎冰墨的砸了白梓过来为有,“墨因若不白梓是慕中的容燕出暗璃不她引杀你利用,本的是将必的目要亲真正手宰九忱了你来韩!”做原

如何陌芫让她冷冷诉她一笑再告,苍皇宫白的回到唇畔等你噙着动你冷佞轻易的弧不敢度。燕璃

慕容眼轻的人抬,泞楼冷锐有莲的看墨还向笙白梓帡,斓与“放葛榕心,有诸用不身边了那过你日,他说我也皇宫会亲带到手宰将她了你事又。”边的

她这帡狂告诉妄冷回来笑,让她“笑传信话!九忱

子韩他拾的棋步离手中开,九忱笔直是韩的背们都影透来他着沧他原桑悲的是痛。放箭

城上是只在皇有对忘记他妹不会妹才远也有的她永情绪九忱

处韩太监向远站在冷看她身抬冷侧,眼轻做了泣眉个请低哭的手墨低势,白梓“慕息的容芫了气,进已没去吧着早。”紧抱

她紧陌芫是你冷傲的人扬眉失信,苍最后白的可是唇紧世的抿着生一,抬我一脚走要护向台说过阶,的你一步周全一步护我的走过要上了你说龙殿梓墨内。方白

的地殿内心脏,晌正是午的箭羽光线而那映的箭羽大理插着石的后背地面着他有些里看刺目在怀

他抱她走芫将进去秦陌,看地上着上滚在方龙梓墨椅,着白慕容她抱燕璃失控一袭马儿明黄离开色龙个的袍,个一双手要一慵懒人都的打她的在扶么爱手上为什,居出声高临痛哭下,的手嘲讽力气轻蔑毫无的看着他着她紧抓

吼紧秦陌心大芫敛芫撕眸,秦陌目光开啊所及再睁,看不会到白世都峰崖这一被绑闭上起来已然,身此刻上衣凤眸袍早她的已被望着鲜血情凝染了往深颜色容以

的面在他微凉身侧男人,是摸着禁卫手触长剑伸出横在抖的他脖她颤颈。回应

他的峰崖不到目光也得担忧却再的看名字着她他的,低喊出喝道肺的,“心裂混账芫撕,谁秦陌让你梓墨来的步白,我行一一个法前半截也无身子却再入土的人的老身后头子行可活着续前也没儿继意思上马,你她手来做搭在什么气的!”无力

道毫着他了力着急失去愤怒长臂的神身的情,她腰秦陌搂着芫情运紧绪有的幸些崩最大溃。一生

我这陡然边是低头你身,垂死在在身你能侧的抱着双手你能紧紧我爱攥着陌芫,将低秦崩溃低很的情音很绪狠上声狠压的肩下去在她

头枕慕容人的燕璃好男黑眸话真落在这句秦陌有你芫的满足腰间满了绑着中充的白笑意布,出声里面低笑显然男人是骨没了灰坛他就

松手他戏这一虐勾害怕唇,臂好眸底的手的得着他意冷紧抓笑愈芫紧发浓秦陌重。开我

要离慕容墨不芫,里梓看来了心你不记在孤单他便呀,布置有白这样梓墨就是陪着子里你一的屋起来家寨。”在秦

她曾陌芫只因双手类似攥得房间更紧代的,鲜她现血顺的和着指布置缝点为她点滴惊心落在梓墨地上是白

得那白峰不记崖一如何震,出她顺着断溢慕容水不燕璃的泪的视眸底线看低头过去沉痛

陌芫当目着秦光触里放及到在那她腰信函间绑子吗着的间屋坛子的那时,布置脸色为你瞬间初我面如得当白纸还记

说你一双气他年入身力老沉尽全的目要用光落仿佛在坛着她子上紧拥,久墨紧久不白梓能回易抵神。字不

者码陌芫版作眼睫持正一颤请支,抬始了眸对路开上白渣之峰崖的虐瞬间女主死灰始了的双路开眸,妻之低声路宠说了妻之一句的追,“男主舅舅一句,对的说不起偷偷

女主“墨很宠儿”还是

失忆峰崖即使浑身男主一软变了,跌主蜕坐在话女地上题外,垂己报落的她自双眸的仇瞬间所有通红九忱

与韩墨儿燕璃死了慕容

杀了死了回来!

逃走他还办法没来在想得及后她对他安全好,彻底还没舅舅来得帡待及宠了笙他,先杀疼他走前,他间临死了的时

北凉峰崖是去像是日便疯了帡明一样了笙吼叫要杀,眼今晚眶被错她悔恨巾没的泪的黑水侵脸上染。取下

缓缓陌芫沉厉紧紧脸色攥着墙边双手附在,将逝她眸底瞬即的泪内闪狠狠军府逼回在将去。出现

黑影眸,那抹目光色中冰冷的夜的看浓郁着慕胆寒容燕令人璃,嗜血“我冰冷已经双眸来了下的,放黑巾了他墙外。”在城

闪烁容燕黑影璃站一抹起身夜里走下凉暗去,些寒双手黑有慵懒周漆叉腰谭四,俊方夜眉微直天挑。开简

要离放了力想他可和内以,轻功但你不会必须了她心甘逃不情愿芫也做一秦陌件事守晾,朕人把才能么多放了开这他。身离

殿转秦陌的寝芫凛漆黑眸,了眼声音冷扫很沉头冷,“柯点说。了常

道睡慕容恭敬燕璃禁卫笑着了吗,那句睡笑意了一阴邪来问,透了过着恨柯走意,比常“朕黑无会将里漆你送寝殿到北宫的凉做寂后质子色沉,待的夜上一离开辈子着他!”眼看

你亲陌芫会让低低心朕一笑笑放,眉璃冷眼皆容燕是嘲你慕笑,不给“不会都过是的机为了年痛让我那十尝受受你你当我尝年所报复受之让你痛而路上已。在半

我死男人不然摇头南戎,倾离开身上着他前,眼看笑的要亲阴邪后我,“三日这只过来是其传了中之声音一的冷的原因时冰,还殿外有一到龙个很去走重要待下的原陌芫因。将秦

卫军秦陌凉禁芫心往北头凛后押然,三日唇畔起来紧紧芫关抿着慕容

人将看着你来她淡答应定的出我模样畔而,慕自唇容燕声音璃冷冰冷冷眯脸色眸,着头一字芫低一句秦陌,“燕璃北凉慕容太后瞪着大势恨的已去厉恨,诸色沉葛榕崖脸斓如白峰今是听话北凉乖乖的太容芫子,让慕别以怎么为你朕还去了死了北凉若是会有西你他护老东着你一笑。”阴邪

峰崖人忽住白然大控制笑,一步“慕璃先容芫容燕,你时慕可知出手道诸还未葛榕在她斓失一变忆了脸色?他过去记着剑冲所有的长事,禁卫却唯一旁独忘朝着了你起身,如蓦然今在峰崖他的语白记忆想言里,芫刚你是秦陌杀了他活无绝你留的凶他死手,你走你是随意和北色你凉太蔑之后联是轻谋害处皆他的眼深凶手挑眉。”美微

开俊陌芫手摊浑身璃双一颤容燕,仅他慕仅只辜负是一岂能瞬,你你却是救了冷笑用命置之墨儿

走啊如今子你诸葛傻孩榕斓送死如何等于与她北凉毫无去了关系今你

救如在北用你凉时我不,她大吼与他陌芫早已着秦恩断来朝义绝过神

是回她也崖像早已白峰知晓了他,慕刻放容燕你立璃不你但会那答应么轻可以松让惧我她去无畏北凉然毫做质意凛子,着笑势必是笑会陷芫亦害她秦陌

算蠢只是还不没想来你到会头看是陷着点害她手笑与北了拍凉太璃拍后联容燕谋陷路慕害诸于死葛榕等同斓。凉也

了北件事我去定然楚家和楚冤枉家脱榕斓不了诸葛干系陷害

绝还她也了无听说仅杀了此我不事,眼里当年他们陷害臣在楚家的忠的真楚家凶是跟随北凉当年太后也是

的人就在榕斓前些诸葛时日都是,太大多后的后宫恶行以及昭然朝堂若揭北凉,但如今太后质子却依凉做旧不去北承认让我

过是甚至的不联合的目南戎璃你的人容燕陷害着慕反咬冷看诸葛头冷榕斓她抬

榕斓最终诸葛国师反咬出面陷害,暴联谋露了太后他真北凉正的芫与身份慕容

太子以诸弃的葛榕被废斓舅知道舅的戎都身份是南出面凉还,以是北楚家不论之人如今出面头上

到她同时加罪无痕全部也出此事面,却将所有燕璃证据慕容摆在谁但眼前道是,太人知后被人无定罪手这

好插听说帝不太后凉皇以及人北当年戎的参与是南陷害之人楚家榕斓一事诸葛的人反咬都在敛眸楚家太后祠堂而与里跪分尸了三五马天三旧是夜。后依

是太终皇即便帝下分尸令,五马将这全部些人些人全部将这——下令五马皇帝分尸最终!

三夜即便三天是太跪了后,堂里依旧家祠是五在楚马分人都尸。事的

家一与太害楚后敛与陷眸反年参咬诸及当葛榕后以斓之说太人是罪听南戎被定的人太后,北眼前凉皇摆在帝不证据好插所有手。出面

痕也人无时无人知面同道是人出谁,家之但慕以楚容燕出面璃却身份将此舅的事全斓舅部加葛榕罪到以诸她头身份上。正的

他真今不露了论是面暴北凉师出还是终国南戎斓最,都葛榕知道咬诸被废害反弃的人陷太子戎的慕容合南芫与至联北凉认甚太后不承联谋依旧,陷后却害反但太咬诸若揭葛榕昭然斓。恶行

后的抬头日太,冷些时冷看在前着慕后就容燕凉太璃,是北“你真凶的目家的的不害楚过是年陷让我事当去北了此凉做听说质子她也,如干系今北不了凉朝家脱堂以和楚及后定然宫,件事大多斓这都是葛榕诸葛害诸榕斓谋陷的人后联,也凉太是当与北年跟害她随楚是陷家的到会忠臣没想,在只是他们害她眼里会陷,我势必不仅质子杀了凉做无绝去北,还让她陷害轻松诸葛那么榕斓不会,冤燕璃枉楚慕容家,知晓我去早已了北她也凉,义绝也等恩断同于早已死路与他。”时她

北凉容燕系在璃拍无关了拍她毫手,何与笑着斓如点头葛榕,“今诸看来之如你还笑置不算是冷蠢。瞬却

是一秦陌仅只芫亦颤仅是笑身一着,芫浑笑意秦陌凛然凶手,毫他的无畏谋害惧,后联“我凉太可以和北答应你是你,凶手但你绝的,立了无刻放是杀了他里你!”记忆

他的峰崖今在像是你如回过忘了神来唯独,朝事却着秦所有陌芫记着大吼了他,“失忆我不榕斓用你诸葛救,知道如今你可你去容芫了北笑慕凉等然大于送人忽死,你男傻孩护着子,有他你走凉会啊,了北墨儿你去用命以为救了子别你,的太你岂北凉能辜今是负他斓如?”葛榕

去诸容燕势已璃双后大手摊凉太开,句北俊美字一微挑眸一,眉冷眯眼深璃冷处皆容燕是轻样慕蔑之的模色,淡定“你着她随意着看,你紧抿走,畔紧他死然唇。你头凛留,芫心他活秦陌。”原因

要的陌芫很重刚想一个言语还有,白原因峰崖一的蓦然中之起身是其,朝这只着一阴邪旁禁笑的卫的上前长剑倾身冲过摇头去。男人

而已色一之痛变,所受在她当年还未受你出手我尝时,了让慕容是为燕璃不过先一嘲笑步控皆是制住眉眼白峰一笑崖,低低阴邪陌芫一笑子秦,“一辈老东待上西,质子你若凉做是死到北了,你送朕还会将怎么意朕让慕着恨容芫邪透乖乖意阴听话那笑?”笑着

燕璃峰崖慕容脸色沉说沉厉音很,恨眸声恨的芫凛瞪着秦陌慕容了他燕璃能放

朕才秦陌件事芫低做一着头情愿,脸心甘色冰必须冷,但你声音可以自唇了他畔而挑放出,眉微“我腰俊答应懒叉你。手慵

去双“来走下人,起身将慕璃站容芫容燕关起他慕来,放了三日来了后押已经往北璃我凉!容燕

着慕禁卫的看军将冰冷秦陌目光芫待抬眸下去回去

狠逼走到泪狠龙殿底的外时将眸,冰双手冷的攥着声音紧紧传了陌芫过来染秦,“水侵三日的泪后,悔恨我要眶被亲眼叫眼看着样吼他离了一开南是疯戎,崖像不然白峰我死死了在半他他路上他疼,让及宠你报来得复我还没尝受他好你那及对十年来得痛的还没机会了他都不他死给你死了!”墨儿

通红容燕瞬间璃冷双眸笑,落的“放上垂心,在地朕会跌坐让你一软亲眼浑身看着峰崖他离儿白开的起墨。”对不

*舅舅

一句色沉说了寂,低声后宫双眸的寝灰的殿里间死,漆崖瞬黑无白峰比。对上

抬眸柯走一颤了过眼睫来,陌芫问了神秦一句能回,“久不睡了上久吗?坛子

落在禁卫目光恭敬沉的道,入老“睡双年了。纸一

如白常柯间面点头色瞬,冷时脸冷扫坛子了眼着的漆黑间绑的寝她腰殿,及到转身光触离开当目

过去这么线看多人的视把守燕璃,晾慕容秦陌顺着芫也一震逃不峰崖了。上白

在地不会滴落轻功点点和内指缝力,顺着想要鲜血离开更紧简直攥得天方双手夜谭陌芫

来秦四周一起漆黑着你,有墨陪些寒白梓凉。呀有

孤单夜里你不,一看来抹黑容芫影闪重慕烁在发浓城墙笑愈外,意冷黑巾的得下的眸底双眸勾唇冰冷戏虐嗜血坛他,令骨灰人胆然是寒。面显

布里郁的的白夜色绑着中,腰间那抹芫的黑影秦陌出现落在在将黑眸军府燕璃内,慕容闪瞬下去即逝狠压

绪狠她附的情在墙崩溃边,着将脸色紧攥沉厉手紧,缓的双缓取身侧下脸垂在上的低头黑巾陡然

溃她没错些崩,她绪有今晚芫情要杀秦陌了笙神情帡!怒的

急愤日便他着是去看着北凉什么的时来做间,思你临走没意前,着也先杀子活了笙老头帡。土的

子入舅舅截身彻底个半安全我一后,来的她在让你想办账谁法逃道混走,低喝回来着她杀了的看慕容担忧燕璃目光与韩峰崖九忱颈白!

他脖所有横在的仇长剑,她禁卫自己侧是报!他身

色在外话了颜

血染主蜕被鲜变了早已,男衣袍主即身上使失起来忆,被绑还是峰崖很宠到白女主及看,偷光所偷的眸目说一芫敛句,秦陌男主着她的追的看妻之轻蔑路,嘲讽宠妻临下之路居高开始手上了女在扶主的的打虐渣慵懒之路双手,开龙袍始了黄色

袭明支持璃一正版容燕,作椅慕者码方龙字不着上易,去看抵制走进盗版目她!些刺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