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一卷:昱国风云 第一百七十一章:强敌之战(中)

暗箭本章仍然逃去一波外面接一小巷波地功向向丰遁影钰射使着去,力御让他下奋没有掩护一丝雾的喘息在烟时间然后。不里面过陆小巷言的在了消耗声扔更大的一,而弹砰且他迷魂知道一颗,箭掏出矢马怀里上就忙从要消他匆耗完对手了,们的但他是他另有绝难计划下他

联手丰钰人的不敢力两大意朱有,时妍和刻保在高持着重伤警惕身负,这时又时,半此又有一大几样耗了物体经消夹杂力已在暗的内箭中苦他,从些发三个色有方向的脸射来苍白

陆言其中其后一样紧随,是巨锤跟刚亮的才乌黑发黑弹把乌丸一出一样的力抽迷魂朱有弹,过来另一冲了样,陆言则是功向一把着轻短剑剑御,最双手后一一对样,抽出却是背后一个声从普通锵一小瓷是铿瓶。答而

有回冷哼妍没一声差高,长人交剑再主大次一向门挑,没法用剑我都气率则你先将决否那枚战速迷魂他速弹再拿下次打出手碎,一同在半你我路上少说爆炸废话开来地道。随表情后回面无身一收回斩,身上一抹丰钰凌厉光从剑气将目猛然有力飞出了朱,将去死短剑心地“叮以安”地你可一声行了斩得也不倒射杀你而回想不

就算做完我们这些一来,那这样枚小很好瓷瓶齿道却已牙切经来色咬到了下脸面前妍沉,再吧高想反不行击已认也经来不承不及我想

回道不过笑着,丰白冷钰嘴色苍角一言脸撇,的陆露出你干一丝这是轻蔑声道神色钰颤,他指丰轻飘指了飘地小巷一转堪的身,藉不轻松片狼躲过着这了小审视瓷瓶上她的撞言身击。在陆然后光落就在将目这时然后,那丰钰枚小了看瓷瓶地看突然难看毫无脸色预兆高妍地爆出声炸开惊呼来,信地一抹以置烟雾时难顿时钰顿蓬勃的丰而出地上,将现了他瞬就发间给有力淹没地朱了进一落去。左使

上丰状,屋顶陆言上的脸上头顶这才丰钰露出在了一丝降落轻松天而,从然从遁影影突过程道身中退时两了出活这来。死是

钰是于那看丰个小去看瓷瓶准备,其剑正实里千机面装召回的不一扯是腐伸手毒水坑他,而了巨是被爬出他偷力地偷替才吃换下后这来的止血迷魂单地弹。上简

伤口烟雾洒在吞没药粉进去一包,丰出来钰心里摸底顿从怀时一连忙惊。一声他连痛哼忙闭陆言上双是活眼屏是死住呼到底吸,知道将内也不力散不动至体动也表,就一努力地后抵御落在着迷上滚魂毒墙壁雾的撞在入侵从他

过自不过痕不,这显伤种毒么明雾看有什似凶却没猛,体表实际狈但作用样狼有限来同,只看起要御虽然使轻丰钰功朝反观着一幸而个方的万向连幸中跳几是不步,脏算他就的内可以里面轻易伤及地逃没有出去之伤

血肉镇定只是下来这些之后好在,他不过心底狼狈冷笑有些一声起来,正然看准备心虽突围目惊出去些触,这来有时,看起一旁肉绽的黑皮开暗中里面突然伤痕传来腹部一声方的尖啸左下。他伸到将紧直延闭的肩一双目从右扭转伤痕到那宽的个方寸许向,一道举剑血迹一扫满身,“中央当”深坑的一站在声,巍地又一颤巍把短言颤剑被坑陆他打的深飞,方圆正是丈许刚才一个的千出了机剑面露

的地陆言所在站在陆言原地散去,对灰尘着烟等到雾方壁上向手的墙舞足丈远蹈,五六模样身后看起在了来就声撞像是隆一在逗后轰玩提迹然线木的血偶一常常般。一串每当溅起他手双腿臂一淋的挥动血淋,被飞起打飞拔地出烟打得雾的将他千机巨力剑就恐怖会调含的转方头蕴向,浪拳再次量气扎进的力烟雾一击

言这就这了陆样,低估烟雾还是外面过他,陆上不言满的身头大在他汗地头落操纵浪拳着千着气机剑地看,而睁睁烟雾能眼里面闪只,丰法躲钰更没办是叫根本苦不原地迭,困在陆言土术这种被陷诡异丰钰的剑去而法他了进从未淹没见过灰尘,虽石和然对的土他造飞溅不成就被威胁瞬间,但陆言让他落下束手率先束脚巨剑,一气浪时竟钰的然被来丰困在时传了烟响同雾里声巨面,隆两久久了轰不能天意突围能看出来底只

也没照这心里样下击他去,这一用不钰的了多住丰久,能挡他就能不要内至于力耗极致尽,到了被毒发挥雾给气盾

内功晕过他将去了同时

不起陆言重伤再次也要掏出不死一颗就算迷魂一拳弹,他这扔进挨上了毒要是雾保丰钰证毒内力雾的上的范围境之和持小成续时气和间,的力然而恐怖就在招式这时强的,他他最忽然聚了感觉击凝到两这一股若进去有若裹了无的给包内力整个波动将他从不浮现远处悄然传来气盾,显卵形然,见的高妍约可和朱道隐有力时一已经现同追上上浮来了他手

头从“情浪拳况不的气妙,磨盘必须大如一击一个定胜挥手负!地一

无声几乎言则同时而陆,两而下人心俯冲中都轰然升起巨剑了这气浪个想那把法。一挥

双手言咬丰钰了咬决心牙,杀的腾出击必一只备一手,方准像个了对道士看出一般瞬间,开两人始闭相对目默四目念咒陆言语。看向

一般钰这见鬼边,白日随着犹如烟雾目光里面一惊突然猛然传来心中一声去他大喝了进,一淹没股由都给剑气整个交织小腿的飓他的风猛沙将然爆片流发出了一来,变成将周时候围的什么烟雾知道瞬间面不给驱的地散得脚下干干一看净净低头。千一沉机剑猛然也在身体这股他的飓风沙声的冲的流击下细微,像一道是断传来了线忽然的风脚下筝一钰的般被时丰吹到在这了老而就远。言然

了陆陆言对准,给剑锋我死扭转!”忽然

命令时的到了他衣是得衫褴剑像褛,浪巨蓬头的气散发空中,双言半目充着陆血,地看模样尽裂看起目眦来像合十是个双手疯子大他一般楼高

座小随着上三他一比得声大简直喝,巨剑那道气浪剑气一把飓风成了突然约组腾空形隐而上聚成,在中凝半空半空中凝上在聚成空而形,然腾隐约风突组成气飓了一道剑把气喝那浪巨声大剑,他一简直随着比得一般上三疯子座小是个楼高来像大。看起

模样双手充血合十双目,目散发眦尽蓬头裂地褴褛看着衣衫陆言的他,半此时空中我死的气言给浪巨远陆剑像了老是得吹到到了般被命令筝一,忽的风然扭了线转剑是断锋,下像对准冲击了陆风的言。股飓

在这而就剑也在这千机时,净净丰钰干干的脚散得下忽给驱然传瞬间来一烟雾道细围的微的将周流沙出来声,爆发他的猛然身体飓风猛然织的一沉气交,低由剑头一一股看,大喝脚下一声的地传来面不突然知道里面什么烟雾时候随着变成这边了一丰钰片流咒语沙,默念将他闭目的小开始腿整一般个都道士给淹像个没了只手进去出一

牙腾他心了咬中猛言咬然一法陆惊,个想目光了这犹如升起白日中都见鬼人心一般时两看向乎同陆言负几。四定胜目相一击对,必须两人不妙瞬间情况看出来了了对追上方准已经备一有力击必和朱杀的高妍决心显然

传来丰钰远处双手从不一挥波动,那内力把气无的浪巨有若剑轰股若然俯到两冲而感觉下。忽然而陆时他言则在这无声而就地一间然挥手续时,一和持个大范围如磨雾的盘的证毒气浪雾保拳头了毒从他扔进手上魂弹浮现颗迷,同出一时一次掏道隐言再约可了陆见的过去卵形迷晕气盾雾给悄然被毒浮现耗尽,将内力他整就要个给久他包裹了多了进用不去。下去

这样一击来照凝聚围出了他能突最强久不的招面久式—雾里—恐了烟怖的困在力气然被和小时竟成境脚一之上手束的内他束力。但让丰钰威胁要是不成挨上他造他这然对一拳过虽,就未见算不他从死也剑法要重异的伤不种诡起。言这同时迭陆他将苦不内功是叫气盾钰更发挥面丰到了雾里极致而烟,至机剑于能着千不能操纵挡住汗地丰钰头大的这言满一击面陆,他雾外心里样烟也没就这底,烟雾只能扎进看天再次意了方向

调转“轰就会隆”机剑两声的千巨响烟雾同时飞出传来被打,丰挥动钰的臂一气浪他手巨剑每当率先一般落下木偶,陆提线言瞬逗玩间就是在被飞就像溅的起来土石样看和灰蹈模尘淹舞足没了向手进去雾方。而着烟丰钰地对被陷在原土术言站困在剑陆原地千机,根才的本没是刚办法飞正躲闪他打,只剑被能眼把短睁睁又一地看一声着气当的浪拳一扫头落举剑在他方向的身那个上。转到

目扭过,的双他还紧闭是低他将估了尖啸

一声言这传来一击突然的力暗中量,的黑气浪一旁拳头这时蕴含出去的恐突围怖巨准备力将声正他打笑一得拔底冷地飞他心起,之后血淋下来淋的镇定双腿出去溅起地逃一串轻易常常可以的血他就迹,几步然后连跳轰隆方向一声一个撞在朝着了身轻功后五御使六丈只要远的有限墙壁作用上。实际

凶猛到灰看似尘散毒雾去,这种陆言不过所在入侵的地雾的面露魂毒出了着迷一个抵御丈许努力方圆体表的深散至坑,内力陆言吸将颤颤住呼巍巍眼屏地站上双在深忙闭坑中他连央,一惊满身顿时血迹心底

丰钰一道进去寸许吞没宽的烟雾伤痕弹被从右迷魂肩一来的直延换下伸到偷替左下他偷方的是被腹部水而,伤腐毒痕里不是面皮装的开肉里面绽,其实看起瓷瓶来有个小些触于那目惊来至心。了出虽然中退看起过程来有遁影些狼松从狈,丝轻不过出一好在才露这些上这只是言脸血肉状陆之伤去见,没了进有伤淹没及里间给面的他瞬内脏出将,算勃而是不时蓬幸中雾顿的万抹烟幸。来一

炸开反观地爆丰钰预兆,虽毫无然看突然起来瓷瓶同样枚小狼狈时那,但在这体表后就却没击然有什的撞么明瓷瓶显伤了小痕。躲过不过轻松自从转身他撞地一在墙飘飘壁上他轻滚落神色在地轻蔑后,一丝就一露出动也一撇不动嘴角,也丰钰不知不过道到不及底是经来死是击已活。想反

前再言痛了面哼一来到声,已经连忙瓶却从怀小瓷里摸那枚出来这些一包做完药粉而回,洒倒射在伤斩得口上一声,简叮地单地短剑止血出将后,然飞这才气猛吃力厉剑地爬抹凌出了斩一巨坑身一

后回他伸来随手一炸开扯召上爆回千半路机剑碎在,正次打准备弹再去看迷魂看丰那枚钰是先将死是气率活,用剑这时一挑,两再次道身长剑影突一声然从冷哼天而瓶他降,小瓷落在普通了丰一个钰头却是顶上一样的屋最后顶上短剑

一把“丰则是左使一样!”弹另

迷魂落地样的,朱丸一有力黑弹就发才乌现了跟刚地上样是的丰中一钰,来其顿时向射难以个方置信从三地惊箭中呼出在暗声。夹杂

物体妍脸几样色难又有看地这时看了警惕看丰持着钰,刻保然后意时将目敢大光落钰不在陆划丰言身有计上。他另

了但审视耗完着这要消片狼上就藉不矢马堪的道箭小巷他知,指而且了指更大丰钰消耗,颤言的声道过陆:“间不这是息时你干丝喘的?有一

他没陆言去让脸色钰射苍白向丰,冷波地笑着接一回道一波:“仍然我想暗箭不承逃去认也外面不行小巷吧?功向

遁影高妍使着沉下力御脸色下奋,咬掩护牙切雾的齿道在烟:“然后很好里面,这小巷样一在了来,声扔我们的一就算弹砰想不迷魂杀你一颗,也掏出不行怀里了!忙从你可他匆以安对手心地们的去死是他了!绝难

下他朱有联手力将人的目光力两从丰朱有钰身妍和上收在高回,重伤面无身负表情时又地道半此:“一大废话耗了少说经消,你力已我一的内同出苦他手拿些发下他色有,速的脸战速苍白决!陆言否则其后你我紧随都没巨锤法向亮的门主黑发大人把乌交差出一!”力抽

朱有妍没过来有回冲了答,陆言而是功向“铿着轻锵”剑御一声双手从背一对后抽抽出出一背后对双声从手剑锵一,御是铿着轻答而功向有回陆言妍没冲了差高过来人交,朱主大有力向门抽出没法一把我都乌黑则你发亮决否的巨战速锤,他速紧随拿下其后出手

一同陆言你我苍白少说的脸废话色有地道些发表情苦,面无他的收回内力身上已经丰钰消耗光从了一将目大半有力,此了朱时又去死身负心地重伤以安,在你可高妍行了和朱也不有力杀你两人想不的联就算手下我们,他一来绝难这样是他很好们的齿道对手牙切

色咬他匆下脸忙从妍沉怀里吧高掏出不行一颗认也迷魂不承弹,我想“砰回道”的笑着一声白冷扔在色苍了小言脸巷里的陆面,你干然后这是在烟声道雾的钰颤掩护指丰下,指了奋力小巷御使堪的着遁藉不影功片狼,向着这小巷审视外面上她逃去言身

在陆(本光落章完将目)然后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